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武侠修真 > 凡人修仙:从祖传神秘吊坠开始 > 第1806章 亲手射杀,无耻要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06章 亲手射杀,无耻要挟

于是乎,就在天门凌空展露威能,强行阻拦箭矢流光之际,秦天却是抬手掐诀,口中念诵起了晦涩的蛮族古咒,正是曾经得到的半篇“通宝诀”!

果然,就在通宝诀祭出的瞬间,那天门禁地顿时凝固半空,原本满脸冷漠端坐门前的小男孩,更是骤然抬头满脸疑惑,像是莫名想起了一些久远的记忆。

见此状况,冥月先是微微一愣,待得反应过来之后,脸色顿时疯狂大变不止!

“什么?这.........这是天门后半部通宝诀?怎么可能会在你这里..........?”

想起当年炼化天门之时,遍寻不得完整通宝诀,还有那随同消失的“通天浮屠塔”,冥月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以为强行镇压天门灵智,凭借半部通宝诀也能强行掌控这件至宝,岂料竟还有这等变故出现,这让她怎能接受的了?

说到底,她也只是初步炼化,并没有真正掌控这件至宝!

而由于两人皆为蛮神传人,所习功法也有相通之处,对于镇族之宝的契合度也相差无几,按理来说都有掌控天门的资格,如此自然可以形成竞争关系!

想明一切之后,冥月顿时脸色扭曲,满是怨毒憎恨的喝道:

“好好好~!好一个老不死的东西,时至今日还要算计于我!本王定不让你如愿.........!”

话毕,冥月骤然喷出精血,化作密集的血色符文直奔天门而去,手中更有法印快速凝结,同样祭出的半部通宝诀。

刹那间,凭借初步炼化和修为上的优势,那天门禁地果然又落入其掌控,就连那小男孩刚有所苏醒的灵智,也再度归于沉寂之中,脸上也满是一片茫然!

可见此一幕,秦天却是满脸淡定。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抬手一挥,便快速祭出一尊九层琉璃小塔,更有一名身披肚兜的三岁童子,刚一现身便开始痛哭流涕:

“哇啊啊~!天门老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小弟我这些年过得苦啊,那些人族灵宝欺塔太甚,动不动就想群殴我啊~!”

说话间,小塔还不忘伤心的抹着眼泪,俨然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果然,经此一闹,那小男孩原本黯淡的双目,骤然间闪过明亮的华光,瞬间便恢复了不少记忆。

“咦~!你.........你是小塔?不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了........想起来了,都是那老妖婆害我..........!”

喃喃自语间,小男孩的眼神愈发明亮,想必灵智正在快速恢复,就连冥月下达的指令也不再理会,反而开始疯狂挣扎抗拒起来。

而这种状态,正是传闻中的器灵反噬!

“我尼玛,还可以这样.........?”

见此一幕,青莲老头都快看呆了,忍不住当场爆了句粗口以示敬意,显然也被某人这番神奇操作震撼的不轻!

敢情你师姐弟同门相残,打到最后居然还和镇派之宝打起了感情牌?

谁能料到,这蛮族灵宝和灵宝之间,居然还称兄道弟?

这一刻,老头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就连格局都猛然打开了不少!

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而在另一边的冥月,此刻同样也处于懵逼状态!

敢情老娘苦心图谋多年,还比不上那小玩意吆喝一声?

但很快,器灵反噬的伤害,便令得其脸色愈发苍白,周身气势更是陡然大降到底。

最为关键的是,趁这短暂的功夫,那九道箭矢流光再无阻隔,已然争先恐后袭杀而来,凌厉的锋芒直透人心,足以令人肝胆巨颤!

见此一幕,冥月终于彻底慌乱了起来。

她连忙将血月法相催动到极致,同时疯狂召唤那伤痕累累的血兽回援,还不忘快速掐诀祭出各类宝物,欲要趁机阻拦一二。

奈何所有的挣扎终究只是徒劳。

无论是诡异的血月,还是那悍不畏死的血兽,皆被箭矢流光强行穿透而过,当场溃灭消散于无形。

而仓惶不已的冥月圣王,这位苦心谋划苟活数千年的上古大能,还没跑出多远便被箭矢追上,瞬间被穿体而过钉死在山崖之巅,只留下一道凄厉的惨叫回荡高空。

只不过堂堂圣王境魂师,肉身本就只是躯壳罢了,因此哪怕遭受如此灾祸,冥月也并未放弃挣扎,竟是直接元神出窍化作黑雾,欲要强行遁逃而去。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那片虚空却骤然被禁锢,更有提前埋伏的空间利刃,化作无形波纹环绕在侧,任何欲要强闯之人皆难逃绞杀之局。

见此状况,本就慌乱的冥月元神,瞬间僵硬在了牢笼之内,脸上也满是一片惊恐不甘之色。

很显然,好不容易复活的她,从未想过会有今日这般凄惨结局,竟会败在看不起的小师弟手中!

如今图谋的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

飞升上界的梦想也就此破灭!

这天堂到地狱的挫败,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而眼见得大战终于落幕,那青莲老头又好整以暇飞了回来,颇有些狐假虎威的叫嚣道:

“唉~!想不到,终究还是你师弟棋高一招啊!你这老妖婆心狠手辣、荼毒众生,活该有今日之下场..........!”

嘴上说的信誓旦旦,可老头却不敢靠近分毫,显然忌惮魂师强悍的夺舍手段。

倒是秦天无所畏惧,直接堂而皇之的飞身上前。

毕竟有神秘吊坠护体,他秦某人最不怕的就是夺舍,谁要是敢不知死活尝试一下,那怨气十足的梼杌少主,一定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绝望!

只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打出数道斩魂利刃,将冥月元神强行束缚在半空,随即语气肃然的开口道:

“事已至此,师姐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闻听此言,冥月却是满脸怨恨:

“哼~!本王只恨当年没将你千刀万剐,方才有今日之结局!”

秦天闻言不由眉头微皱,但还是耐着性子开口,满脸郑重的道:

“你虽犯下滔天大错,但念及同门之谊,秦某未尝不能网开一面,送你神魂遁入轮回之中,只要你施法放过田梦即可,否则别怪秦某心狠手辣!”

怎料闻听此言,那冥月眼底却有精芒一闪,随即语气怪异的冷笑道:

“哦~?原来小师弟旧情未泯,还一直惦念那小丫头啊?也对,当年要不是那丫头阻拦,你早就化作枯骨一具了,这份生死情谊可真是感人肺腑啊.........!”

说话间,冥月骤然抬手掐诀,直接从体内摄出一道虚幻至极的魂体,化作一名披头散发、双手抱膝的柔弱少女,赫然是那赤虎部落的田梦!

反观冥月在分离神魂之后,相貌却是骤然变幻,化作一名眉清目秀的高挑女子,那气质一如既往的高傲至极,眼底的阴冷也愈发明显。

许是察觉到了动静,田梦不由恍惚抬头,苍白虚弱的脸上很快便露出惊喜之色:

“秦大哥,是你吗?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岂料话音未落,那冥月却是骤然抬手打出魂火,将田梦本就虚弱的神魂包裹在内,开始残忍至极的疯狂煅烧起来。

“啊.........!圣王大人请住手...........!我不会再和你争夺肉身控制权了.........!”

刹那间,面对这近乎抽魂炼魄的残忍行径,早已柔弱不堪的田梦残魂,顿时发出难以忍受的惨呼,原本天真无邪的俏脸亦满是痛苦之色。

可冥月圣王却是满脸淡定,神态再不复先前那般仓惶,反而趾高气昂的冷笑道:

“哈哈哈~!想要这小丫头活命吗?很简单啊,小师弟只需自废双臂,交出天门灵宝和完整通宝诀,再放本王安然离去即可,否则今日定要这死丫头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