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轰!”

又是一声惊雷,圣兽之痕在这样的消耗下缓缓化作虚无,曹小纯睁开眼睛感受到识海之中的变化,眼中多了一丝喜色。

只见识海之中,莲台和地狱渭泾分明,天空之上沉淀着彩色祥云,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神象镇狱劲和不灭金色彻底圆满。

识海之中,以地狱为基,象征着肉身极限之力,莲台为神,代表着修为的象征,神力的来源,而彩云天空,代表着自身对于大道的感悟,宛如天地人三界,在感悟圆满之时,曹小纯便可迈进圣人层次!

而他所走的路,和神灵甚至太古时期的大能不同,神灵们进入圣人阶段,依靠的是大道打磨,神魂以天道为载体,也称天道圣人。

但曹小纯走的却是以力证道的路子,不靠天道,以大道成就肉身,三千法则创造神魂的法子,相当于,在自己的体内,创建一个自己能够掌控的天道。

这样的道路,在太古时期也有不少大能走过,比如掌握空间之力的杨眉圣人,证道失败的帝俊、东皇太一。

虽然这条道路比证天道圣人要难得多,但一旦成功,那得到的收获简直不可想象!

在曹小纯苏醒不久,众人也缓缓醒来,此刻,骸骨黑池在此刻也陷入了平静,那漆黑的湖水在微风的吹拂下泛起阵阵涟漪,就好像刚才的大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感受到了妖的本源,也好像看到了当年东皇太一大人的经历。”

白惜霜重重吐出一口气,在圣兽之痕的加持下,她觉醒了妖族最为原始的记忆,看到了各种大妖隐藏在血脉中最为深刻的感悟。

身为当代妖王,因为环境的限制,她的肉身之力始终没有突破到像太古时代那些镇压一切的存在一样,但是现在,白惜霜洗尽铅华,在各代妖王的记忆中完成了最终的进化。

“嗯……我饿了!”

“胖子,弄点吃的,我好久没有这种感受了。”

就在白惜霜正准备说着自己的感悟时,一旁的旭老八,先是沉思一会,随即吐出两句话,将场上所有兴奋之感扫的一干二净。

支莹儿到嘴边的话也生生咽了下去,

“你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姜妍没有太在乎这次的收获,反而看着曹小纯,在两者目光对视时,佳人俏脸莫名一红。

按照道理来说,曹小纯得到的收获应该是最大的毕竟在之前的感悟中,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圣兽之痕的大部分的力量都涌入了曹小纯体内。

“不入圣人,大家始终是半圣罢了,虽然在细节上有这差别,但就这样看来,是看不出的。”

“不过这次的收获我很满意,相信在接下来天道血池的加持下,我们修行中的屏障应该可以彻底消失了。”

曹小纯并没有解释太多,毕竟有些事情,若是说出去,很有可能会影响他人的道心。

除了众人以外,一直充当运气的地狱魔龙,在在这次的机缘中享受到了余萌,此刻它已经突破了自己的限制,达到了神帝中期,而且血脉中还多了圣兽之力,本身就强横的肉身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或许接着修炼下去,地狱魔龙可以达到当年圣兽的地步。

曹小纯看了一眼众人,随即右手一翻,一柄小型旗帜出现在手中。

“阴圣兽的力量,竟然能让问天招魂幡凝聚成实体,或许这骸骨黑池,埋葬了太古时期所有圣兽一族的尸骸。”

看着手上的问天招魂幡,曹小纯快速道。

“这样的宝地,留在这里,未免太可惜了,将这座山峰带回九州的话,或许能够成为一处不错的历练之地,而且,有了这个池子,阴圣兽和九州龙脉的融合,会更加顺利。”

曹小纯话音落下,随手一抛,只见手中的问天招魂幡化作一道黑光,径直落到黑池之中。

刹那间池水沸腾,原本已经消散的怨气快速凝结。

见状,曹小纯眼睛一眯,噬神枪出现在手中,整个人腾空而起的同时四道枪芒直接冲着大地斩去!

“轰轰轰!”

枪芒落下,大地开始颤抖,在血肉浮屠塔出现的瞬间,被分裂而出的黑色山峰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吸入塔中,很快,整片区域只剩下了一片漆黑的裂缝,

做完这一切,曹小纯才重新回到地狱魔龙身上,简单休整一下,便带着众人,往天道血池的方向飞去。

“噗!”

就在曹小纯离开不久,离天道血池不远处的密林中,一辆豪华到极致的马车静静停在暗处,周边时不时散发出的神力,让周边的凶兽不敢靠近。

马车之中,原本还在休整的叶卡捷琳娜,猛的睁开眼睛,口中吐出鲜血,神色中充满诧异。

“怎么可能,就算是神灵,也不可能收服那阴圣兽,那是这片小世界的支柱之一啊。”

叶卡捷琳娜脸色满是震惊,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能够掌握这个小世界的一切,就在刚刚,她清晰的感受到了世界之灵的哀嚎,那反噬之力直接反馈到了自己身上!

在听到世界之灵的声音后,她才知道,阴圣兽已经被收服,连它们的栖息地也被人强行斩断带走,为此,小世界的龙脉受了重伤,整个世界的生物已经开始狂暴起来。

“你们,现在马上带着大军,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些人拦在森林外围,并打探到谁得到了大机缘,这件事很重要,在天道血池开启前,我希望你们俩能把人给我找出来。”

叶卡捷琳娜再也顾不得什么,抬起头,盯着两名看着自己的年轻人,快速道。

听到这话威廉姆斯和威廉凯特两人眉头一皱,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心里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轻轻点了点头后,直接走出马车,召集着周围的大军。

而一旁的叶轻语见到这一幕,心里也有些诧异,她是第一次看到叶卡捷琳娜这个样子,此刻的她,明显已经慌乱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