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玄幻魔法 > 蓝色地球之梦 > 第1066章 陈尚同学想不懵圈都不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66章 陈尚同学想不懵圈都不行

要诀(续):

世界文明最杰出的思想家:

者门尼叔本华,非理性主义哲学开创者,唯意志论的创始人。《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要么庸俗,要么孤独。美“是高级的”善,创造“美”是最高级的乐趣。财富和名望就像海水,饮得越多,渴得越厉害。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和倦怠中徘徊。一个人越是智力低下、庸俗平乏,就越喜欢与人交往。

者门尼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鼻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开创者。《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剩余价值理论》。思考一切,怀疑一切。劳动创造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社会的进步,就是人类对美的追求的结晶。与其用华丽的外衣装饰自己,不如用知识武装自己。青春的光辉,理想的钥匙,生命的意义,乃至人类的生存发展全包含在两个字之中,奋斗!

奥特里维特根斯坦,分析哲学创始人,语言哲学开山鼻祖。《逻辑哲学论》,《哲学研究》。世界的意义,必定在世界之外。能言说之事,都能说清楚,不能言说之事,必须保持沉默。语言的界限就是世界的界限。生命问题的解决在于问题的消失。人的身体是人的灵魂最好的图画。不同语言感知不同的世界。不要玩弄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东西。

……

凝练完毕后,赵宇非常遗憾地发现,这世界顶尖思想家的炎黄传承灵力只占总量的四成,说明世界杰出思想家数量众多,成就非凡,应该把所有……嗯,太多了,不太现实,起码是主要的思想家都包括进来,将他们蕴藏的炎黄传承灵力全部吸纳,一点都不能浪费,否则,就对不起盘古、女娲、燧人、伏羲……等修炼前辈的一片心血,辜负了他们的殷切希望了不是?也有悖于厉行节约的方针啊!

不行!这怎么行?!

于是乎,赵宇不辞劳苦,呕心沥血,按照炎黄传承灵力储量大小顺序,又将“唯物主义祖师”德谟克里特、“无神论鼻祖”伊比鸠鲁、“自由主义之父”洛克、“辩证法宗师”黑格尔、“我思故我在的现代哲学之父”笛卡尔、“酒神之生命意志”尼采、“分析哲学鼻祖”罗素、“唯物主义宗师”费尔巴哈、“最佳世界论”莱布尼茨、“怀疑主义巨匠”休谟、“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主观唯心主义祖师”贝克莱……地球文明八成以上思想家的成就,凝练成炎黄传承灵力吸纳要诀。

感觉到要诀里炎黄传承灵力无比氤氲、超级浓郁,赵宇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吸纳之渴望异常强烈。

这还等什么?修炼啊!

赵宇轻车熟路,平心静气,眼观鼻,鼻观心,抱元守一,进入鸿蒙冥想,默念“地球文明世界杰出思想家炎黄传承融合灵力吸纳要诀”,以变态的超十阶精神力,运转“混沌融天诀”,贪婪无比地吸纳“要诀”中的炎黄传承灵力,凝实黄色气旋,凝华精神力……

清晨,由神州开往中原省嵩岳县的d255动车行驶在华北大地广袤的平原上。

1号车厢端头座位,赫然坐着赵宇和陈尚。

台桌上,摆着两杯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现磨滇云省小粒咖啡“食之巅”。没错,正是赵宇装逼到取水处用“魔术”变来的。

本来赵宇没打算让水莲她们泡咖啡,只想取出两瓶矿泉水,没想到神识进入地球小世界,却发现梦露、夏兰六女正在给罗丹、鲁滨逊一众老少爷们侍奉早茶,现磨的“食之巅”小粒咖啡已经冲泡好,便“挪移”一个茶盘出来,茶盘上有两杯咖啡、四块小方糖、两小杯调制奶。

给陈尚讲,当然是说,到餐车买的。

陈尚一看茶盘上的阵仗,眼瞳微缩,看着赵宇,一脸的懵圈。

且不说面前精美的意特里“Ancap”白瓷咖啡杯具、醇香馥郁的咖啡,劳什子小方糖、调制奶根本不是列车餐厅供应的,“星巴克”还差不多,可赵宇离开座位不到半分钟就回来了,要知道,餐车是在7号车厢,隔着5节车厢呢。

陈尚同学想不懵圈都不行啊!

陈尚疑惑得一点没错,只能说是赵宇习惯成自然,他现在想要什么都是意念一动,从地球小世界或者“九州”号飞碟上“挪移”过来,也渐渐有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毛病。

“别那么看着我,周围的乘客还以为你是玻璃。”赵宇抿了一口咖啡,眉头微皱。

“你?”陈尚从懵圈中出来,尴尬撵走了疑惑。

二人都没有注意到,浓郁甘醇还带点淡淡的灵气的咖啡味在车厢里“流窜”开来,乘客们情不自禁地用深呼吸予以应对,还向赵宇、陈尚这边投来“贪婪”的目光。

“哇!好香的咖啡!”

坐在走道对面的一位衣着黄衫牛仔裙的年轻摩登女郎经受不住“食之巅”和淡淡灵气的诱惑,美眸闪烁,“哎?两位小帅哥,你们的咖啡是餐车上买的吗?”

“嗯……”陈尚语塞,不置可否,看向赵宇。

“呃……这个……”

赵摸摸鼻子,正在考虑如何回答,坐在过道一侧的黄衫牛仔裙美女已经起身,迈开修长笔直的大长腿,扭着小蛮腰,袅袅娜娜,走向餐车。盖因,她已经后悔自己的白痴问话,这种香气馥郁的现磨咖啡套餐肯定是餐车上买的。

“这……”赵宇意欲制止,为时已晚。心道,算了,对不住餐车还真的供应咖啡呢。

此时,赵宇注意到了车厢里乘客的异常表现,心道,都是灵气惹的祸,以后要准备一些地球上的矿泉水,在人多的时候,不要使用“地球小世界”的水。

赵宇抛出正题,转移陈尚注意力,“快跟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

陈尚抿了两口“食之巅”,开始述说家里的遭遇。

陈尚家住中原省嵩岳县,父亲陈爱国原来是军工企业国营东风重机厂的一个车间主任,十多年前企业改制,不慎将国有企业转卖给私人老板成为私人控股企业。

陈爱国不屑为资本家服务,便带领几位志同道合的同事向银行贷款建了一家四星级酒店,“中岳国际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