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历史军事 > 百战 > 第961章 咱就是土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李光奇愤懑的眼光中,孙燚硬着头皮与黑甲骑一起进了城。

城墙已经完工,一群工匠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不少士兵拥在他们身边,讨论的激烈,这是在做城墙上的军械调整。

城市依山而建,占地极大,临近城墙的附近修建了许多房子作为军营,还有一部分作为后勤辎重处,几条宽阔的车马道将城市分成几大块,绝大多数地方都是空的,这些是需要有足够的人口,才会慢慢建设起来。

李光奇将众人带到半山腰上的一处宅子,这里的院墙高且厚重,院墙上还设有好些观察哨,箭塔,这是具有明显的军事用途。

陈阳迎出来,他的气色比孙燚离开的时候要好上许多,虽然还是一脸精疲力尽,但是很明显,并没有顶着那个黑眼袋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瞧瞧他身边黑瘦又得意的李平平,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李平平的手笔。

安排好手下,陈阳亲自带了几个人来到宅子内一处院落,一道山泉水顺着修建出来的沟渠,哗啦哗啦的流进一处大水池子,清澈的水花,一眼就让人有一种清凉舒爽的感觉。

:“先去洗干净,换身衣裳,再来和爷说话,咱们平爷说了,工地再脏,也要注意个人卫生,才不容易得疫病。”陈阳指着那一汪清池,一脸嫌弃这几个赶了好几天路,尘土满面,一身臭汗味的家伙。

孙燚眼睛早就亮了,七手八脚的脱了衣服,露出一身古铜色腱子肉,几道新鲜的红嫩伤疤格外显眼

李平平喊了一声:“等一下。”凑上前,搬弄着孙燚转了几个圈,去仔细看了几眼:“嗯,运气不错,都是皮肉伤,恢复的不错,滚吧。下一个。”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脱了衣服,一个个经过李平平的检查,说起来征战数月,居然也就孙燚身上有几道伤,其他人除了晒黑了点,毛事没有。

李平平啧啧称奇:“卧槽,打了几个月仗,你们一个个光滑溜溜的,就阿蛮一身伤?你们就这样保护你们老大?”

小柱子和卢大狗光着身子晃荡着,摆了几个造型:“没办法,咱们运气好,什么天命神将,都是自吹的,老子才是受天眷顾的幸运儿。”

孙燚躲在一边,对着小柱子使了一个眼色,小柱子心领神会,惊叫一声:“哦,我忘了,我这里被锤了一锤,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内伤。”

李平平警觉地很:“滚,老子就看你溜光水滑的,内伤个屁。你快去洗,洗完了去陪我徒弟说说话,一走半年,你不知道人家关心你啊。”

这话一说,小柱子顿时老实下来,偏偏嘴硬的很:“你徒弟是你徒弟,与我何干?我凭什么要陪她说话?”

孙燚看小柱子明显是怂了,突然暴起,一胳膊夹住李平平,一胳膊夹住陈阳,连拖带拽的,哗啦一声,一同滚进池子里。其他几个人也连滚带爬的滚落池子里,一通闹。

几个人在池子里像孩子一样闹腾了好一阵才算老实下来,山泉水清凉纯净,泡在池子里,身子晃晃悠悠的,好不惬意。

穿着衣裳的陈阳费力的剥去身上湿漉漉的衣裳,将头埋进水里,半晌冒出出面,吐出一口水箭:“阿蛮,听说你们把草原弄的一团乱糟糟的?工匠们说的天花乱坠的,说详细点听听。”

孙燚闭着眼,仰头靠在池子边上:“咱这些兄弟出马,区区北邙,还不是手拿把拽的事?”

李砚和他同一样的姿势,闭着眼,脑袋靠在池边,身子在池子里晃晃悠悠的漂浮着,这是今年最放松的时候,整个人都像在云里雾里,大脑彻底放空,听着耳边孙燚大言不惭的说话,很是心安。

:“你厉害,破了城,怎么没有抓住北邙大王?那不更牛逼。”李平平闹了一阵,这体力不如这几个牲口,到现在气息还不平稳。

孙燚还没有说话,李砚立刻从池子里站直了身子,警惕地向周围看了一圈,见没有外人,才坐回池子里。

咣当咣当,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这动静一听就是大柱子,果然,转眼间大柱子一身重甲出现在大家面前,一张脸晒的黝黑,布满汗珠,不怒自威的凶狠模样。

:“哈,柱子哥,这天气还穿重甲?”孙燚转过身子,下巴托在池子边上,手脚都在水里晃悠,一点力气都不想出。

:“刚在训练,听到号角才赶回来,才知道你们来了。”大柱子眼睛在水里转了一圈,点头示好,最后停留在小柱子身上,一副兄长的慈祥:“没受伤吧?”

:“没呢没呢。你弟我机灵的很,哪有那么容易受伤,你就盼我点好。”小柱子在大柱子面前,骄傲的很,反正他知道大柱子不舍得打他。

孙燚一勾手扭住小柱子的脖子:“好好和你哥说话,没大没小,你哥不舍得打你,你阿蛮哥可是舍得下手。”

:“我也舍得。”李砚在边上幽幽的跟了一句。

:“柱子哥,别傻站着了,下来泡一泡,这天气穿重甲训练,你这脑门子也是憨实的很。”陈阳招招手,招呼大柱子。

大柱子笨拙的脱去重甲,脱了上衣,正要脱裤子,陈阳大喊一声:“行了,穿着裤子,不要动不动就拿出来吓人。”

:“哈哈。。。哈哈。。。咱们阳哥亏空的厉害,这是自愧不如啊。”大家七嘴八舌的笑话着。

陈阳眯着眼睛,放浪的表情,贱兮兮的:“好像你们谁有得一笔似的,老子怕你们惭愧。”

大柱子往池子里一坐,池子的水哗啦一声涌了出去。

:“阿蛮,北邙王城破了?”大柱子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当然,老子缴获了好多金银珠宝,几十马车呢。而且,咱们缴获了好几万匹上等战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一仗,咱可是发大财了。等回头,每人去仓库里挑一箱子。”

李平平朝孙燚泼激了一道水花,:“啧啧啧,这堂堂正正的边军,怎么在你嘴里说出来就是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的土匪感?”

孙燚瞪大眼睛:“平爷,你以为我们这些人闯进北邙草原,除了做土匪,还有别的更好的出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