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爹娘,女儿没事,你们快回去休息吧,时辰也不早了”

陆萱对着陆三爷夫妻俩道。

“那你呢?要不你今晚去和娘睡”

袁氏看了看女儿卧房内的一片狼藉,看得她直皱眉头,这一派乱象,怎么睡啊。

“没事,女儿去另一个房间睡就是了”

陆萱亲自把父母安抚好,把他们送出了自己的院子才转身无奈的看着屋内的一片狼藉。

“夫君,你说,萱儿这亲事……”

夫妻俩回去的路上,袁氏忍不住担忧的同丈夫欲言又止。

“这是孩子自己的选择,我们又不是没劝过,结果孩子还是执意要选择这个人,我们作为父母的,总不能强制孩子放弃她自己的选择吧”

陆三爷也觉得女儿选择的这亲事很不好,但孩子执意要选择这么个人,他们作为父母的,也只能努力做好女儿的后盾。

“萱儿一嫁过去就是王妃,这以后她肩膀上的担子,哎……”

夫妻俩之间越想越发愁,为女儿以后的日子觉得累。

“王爷,王妃那里今晚遭到了刺杀,对方人手来得还挺多,现在已经解决了,王妃无甚大碍”

深夜,风一突然现身在赵霁寒床前禀告道。

赵霁寒唰的一下睁开眼,脸色黑如锅底。

这些人,一晚都等不了,真是该死。

“查出是谁的人了吗?”

赵霁寒此时嘴里吐出来的话,犹如寒冰。

“回王爷 ,那些杀手身上没有明显的标记,招式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根本看不出是谁的人”

风一垂着头道。

赵霁寒猛的闭上眼,才把胸腔里那快要燃烧起来的怒火给压下去。

“不想让本王好过的人,无非也就那么几个,从现在开始,从文丞相,到太子还有咱们那位好陛下,通通给他们找点事情做,要不然他们太闲了,总想让本王不好过”

与其让自己发疯,还不如让别人发疯,这样自己才能有一刻安生日子。

“走,跟本王去看看”

赵霁寒起身,随手披上一件外衣,就打算去陆府走一趟。

在外间伺候的锦风,听到主子这大半夜的,还要去陆府,都没脾气了。

当然,他有脾气也不敢发,谁让他就只是一个下人呢。

无法,也只能大半夜的提起精神跟着主子摸黑去陆府。

等赵霁寒主仆几人摸黑到陆府的时候,陆萱已经换个房间睡着了。

只是睡着睡着,总感觉有一道强烈的视线在看自己。

陆萱还以为这次杀手摸进来了,吓得她眼睛不敢睁开,眼珠子都有不敢转动半分。

“是我”

听着床上的人呼吸逐渐没有刚才的平稳,赵霁寒就知道她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萱立即睁开眼睛。

“这大半夜的,你不在自己府里睡觉,你跑我这里来吓人干什么”

陆萱现在心跳剧烈,给吓得,以至于对着半夜跑来吓她的人,脸色那是没有一点好。

“小姐,你…”

守在外间的喜儿,听到屋内的动静,还以为杀手又来了,跑进来一看立即顿住了脚步。

这老板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来,什么毛病啊。

“我没事,你先去休息”

陆萱对着喜儿摇摇头。

“是”

喜儿看了看一直站着的赵霁寒,也不敢说什么,转身就下去了。

反正她就一个打工的,老板怎么说,她照听就是。

“你这丫鬟警觉性倒是不错”

赵霁寒看了喜儿的背影一眼,对着陆萱道。

“就你这大咧咧的站在这里说话,只要不是个死的,都能知道有外人摸进来了好吧”

陆萱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对着大半夜打扰她睡觉的人翻了个白眼。

“我就是担心你,想过来看看,你接着睡”

看出了陆萱生气了,赵霁寒坐在她床边温声说道。

“你就这样坐着看我,你觉得我能睡得着吗”

陆萱想着反正自己在这人面前形象早就没有了,现在干脆想怼就怼。

她已经忍这人很久了。

“今晚吓到没有”

自己被怼,赵霁寒也不生气,只自顾自的问。

“吓到了,我觉得我的心灵受到了创伤,所以你现在要怎么安抚我这受伤的心灵呢”

陆萱捂着心口,一脸的我好害怕的表情。

赵霁寒“……”

这浮夸的演技,真不用表演出来给他看的。

“过两日带你出去玩如何?”

赵霁寒看着心灵受伤的某人,语气试探的问。

“去哪里?玩什么?都有那些人?”

陆萱一连三问。

“现在快入冬了,就再带你去上次的湖里吃一次你喜欢的小龙虾?”

“再带上温灵那丫头一起?如何?”

赵霁寒看着心灵受伤不轻的某人问。

“可以,但不过这次出去不会又有人来刺杀我吧?”

陆萱点头,但还是不放心的看着赵霁寒。

“不会,就算有,我也不会让别人伤到你分豪”

赵霁寒保证道。

“行吧,那我就等着了”

陆萱说完,盯着赵霁寒看了良久。

“怎么了?”

赵霁寒被看得浑身发毛。

“王爷,您老是打算要在我这坐到天亮还是?”

陆萱话里赶人的意思很明显。

“你睡,你睡着了我就走”

听着她这赶人的话,赵霁寒厚着脸皮当作听不出来。

陆萱“……”

连她的贴身婢女她都不习惯她们在屋内伺候,更别提这么个大男人坐她床边了好不好。

“你快走,我不需要你守着”

陆萱黑脸,大晚上的被刺杀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应付这位大爷,心情别提多糟糕了。

“好好,我走,我走,你别生气”

见她真生气了,赵霁寒这才起身,看了看她,才恋恋不舍的从窗户跳了出去。

“哼,扰人清梦”

嘟囔完,抱着被子一翻身,彻底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的早朝,别提多热闹了。

太子和文丞相,接连被御史台的人弹劾。

有些情节严重的,当即被皇帝派人去查,有些情节没那么严重的,也被文景帝当场呵斥。

连太子都被罚了三个月的月银,原因是他的一个侧妃的娘家小舅子,在外欺男霸女,打着的还是太子爷小舅子的名号。

“哼,太子,一个侧室,算哪门子的小舅子,这置太子妃于何地?你要是管不好你那东宫后院,就别怪朕这做父皇的替你管”

文景帝就这样,当众呵斥太子,以往,他还会给太子留一点面子,不会在众多朝臣面前这样给太子没脸。

但今日,他实在是被这些人接二连三的,给弄出了火气。

“父皇息怒,儿臣回去一定处理好此事”

太子冒着冷汗,跪在地上半点不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