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都市言情 > 我驯养师,养虫族天灾不过分吧? > 第342章 你齐家两百余万众,皆有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42章 你齐家两百余万众,皆有罪!

“哗啦啦——”

整个万峰域,都奔涌着血水。

那一座座高耸的灰褐色山峰,此时也只能露出一小截。

血海翻涌,浪花拍打着山峰,甚至能卷到山顶上来,而柳青瑶脚下不远处,就已经有血浪的印记了。

她方才望到陆辰的心脏被洞穿,差点就准备过去救援。

但想到玲珑的嘱托,还是决定再等等。

毕竟对武者来说,肉身的寂灭、并不一定代表着彻底死亡。

神魂和识海。

才是最重要的核心。

就连柳青瑶自己,作为先天甲木之精,能轻易生死人、肉白骨!

哪怕陆辰的身体,遭受的创伤再大,她也有把握调动精纯的生命之力,将他肉身重铸。

可神魂一旦破灭,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所以——

当看着齐正阳再次弹出一指,轰向陆辰的脑袋时。

她终于坐不住了,直接现身打算出手阻截,以她神榜第四的实力、完全来得及!

可就在她出手的刹那。

笼罩世界的恐怖血光,出现了。

柳青瑶看的很清楚,那光芒、是从陆辰背后的血棺中发出来的。

紧接着,血棺似乎倾斜了一丝,明明只是流露出几滴血水,却直接将整个‘万峰域’灌满!

那樽来自玄澜宗的铜镜,顷刻间就化作齑粉。

而齐正阳弹出的那两道黑光,也悄无声息间湮灭。

此刻正神色错愕,不明所以。

望着那撑船老叟靠近,他只觉得有种无法言喻的大恐怖,下意识就想逃跑,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不仅是他!

就连一直藏在暗处的魔域大能,那个空间系强者,也被逼了出来,出现在这座山峰顶上。

“哗啦啦——”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那艘破破烂烂的小船,终于靠近了过来,并且停靠在旁边。

齐正阳望过去,似乎看到小船下面,挂着密密麻麻的白骨尸骸。

那些骸骨的轮廓,无比巨大!

一截腿骨,甚至比脚下的山峰还要长!

此时,却来不及多想了,他直接施展自身最强的底牌,可轰在对方身上后,却直接穿透过去。

打在血海上,掀起不大不小的浪花。

而那魔域强者,也在不断地操控空间、甚至引爆空间,却如同放了几个哑炮,没有爆发出丝毫的威能。

老叟仿佛没有看见他们。

自顾自靠过来后,牵出缆绳丢在峰顶,将小船固定。

而他自己,也摘下斗笠,踏着血海浪花到了上面。

直到这时候……

齐正阳和那魔域神境,才看清前者的模样。

只有一张瘦骨嶙峋的脸,却没有任何五官,不知是天生就没有长,还是后面被人割去了。

老叟登上山顶后,‘看’了一眼陆辰。

似乎颇为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块上。

也不知从哪里掏出的烟草、烟杆,自顾自卷了起来,然后朝着齐正阳,问道:“老弟,有火么?”

“有有有!”

齐正阳胆战心惊,立刻卑躬屈膝给对方点烟。

今日遭受的一幕,已经让他起了心理阴影。

灌满一域的血海,拖着恐怖尸骸的小船,深不可测的无面老叟……

就算是在噩梦里。

也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啊!

“你这火,太小了。”老叟淡淡地说道。

“啊?”

“老子说,你这火太小了,有耳朵还听不见?!”

“啊不不不,您误会了!我给您把火调大?”

“不用,老子现在火很大!”

齐正阳人都是麻的,从来没觉得伺候人的工作、会这么难做。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前的老者似乎在自言自语,“你们两个杂种知不知道,老子出来一次,要多大的代价?”

“你们杀谁都行,为什么非要杀小祖宗呢!”

说着似乎不解气,老叟又望向那魔域神境,恶狠狠地道:“你个小杂种,为什么长了四只眼睛,还对着老子眨啊眨,是在嘲讽么?”

“前辈,我……”

他话还没有说完,猛地觉得视线一黑。

心中惊恐,伸手往脸上摸去,只觉得原本长着眼睛的地方一片平坦,只有一层皮了。

甚至连头颅内部的结构,也发生了改变。

“来,老弟抽支烟。”老叟望着面前的齐正阳,将烟杆子递过去,似乎在笑。

“不敢不敢!”齐正阳冷汗直冒。

“嗯?你抽还是不抽?”

“抽!”

齐正阳接过烟杆子,疯狂猛吸起来。

他甚至不敢把烟吐出来,生怕引起老叟的不悦。

然而,就在这时,耳边听到对方阴仄仄地道:“老子让你抽,你还真抽了?”

“怎么……”

“是觉得你有嘴巴,而老子没有,在嘲讽啊?”

听闻此言,齐正阳毛骨悚然,顿觉不妙。

然而还没来得及辩解。

就猛地发现,自己的嘴巴不见了,平平整整,仿佛从来就没有这个器官。

做完这一切,老叟忽然转头望向柳青瑶那边,喊道:“小柳树,你过来。”

后者心中剧烈挣扎,还是老实飞过去了。

“前辈!”柳青瑶恭敬喊道。

“我问你,方才为何不出手,非得让老子出来?”

老叟的话,让柳青瑶如坠冰窖,不知如何作答。

想到齐正阳两人的局面,她只觉得芒刺在背,动手也不敢,回答更不敢。

然而就在这时,救星终于来了!

“是我安排的……”

乾坤擂那边的事情做完后,玲珑终于来了。

她是通过先前那座光门,因此一出现,就在陆辰旁边。

很自然地将其抱在怀里,望着老叟笑道:“我瞧着老爷子在里面无聊,便想着邀请您出来转转,解解闷也好。”

“呸!”

“你个小姑娘,坏得很!”

老叟不满地道:“老子知道,你是在报复吧?上次被我轰出血棺,怀恨在心!”

“您说笑了,我只是担心小辰而已,无意冒犯。”

玲珑费尽心机,终于见到血棺中的摆渡人。

本想直接动用自己的能力,窥视对方的底细,此刻却没有。

似乎开诚布公,会更加妥当。

还没开口,就见到老叟说道:“老子知道,你是想知道吾等和这小子的关系。”

“说实话……”

“我只是个守墓的,墓里面的老爷们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他指了指玲珑怀中的陆辰,又接着道:“但有一点,这小子得了个大便宜!是我小祖宗的主人,你现在该明白了吧?”

“明白了,多谢前辈解惑。”

“少给老子来这套,走了走了,下次别用小心机了!你也不想自己这张漂亮的脸,变成我这样吧?”

“前辈,等等!”

“嗯?”

“您来都来了,不留点什么么?”

玲珑的目光望向怀里的陆辰,继续说道:“小辰的神魂中,有和您同源的‘本源印记’,但是没有对应的法门。”

老叟不满地道:“你让我留,我就得留?”

玲珑轻声笑笑,不以为意地道:“那下次遇到危险,可能还得您出面了。”

“行行行!我给还不行么!”

老叟伸手一引,血棺内飘出一枚金色的血滴,融入陆辰眉心。

做完这一切,划着小船消失不见。

万峰域中,血海的水位也在急速下降,没多久就恢复了原状。

玲珑收回目光,望向没有嘴巴的齐正阳:“齐家,大夏八大世家之一,绵延六百年,嫡系、旁系血脉加起来,共计叁两百七十六万余众。”

“哦对了……”

“你以为,把那些优秀的齐家苗子送到外域,就能保留血脉了么?”

看着齐正阳越发惊恐的神情。

玲珑轻声笑了笑,眼神中渐渐泛着冷意:“将小辰欺负成这样,你齐家、皆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