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其他类型 > 开局祖坟冒青烟,女扮男装科举忙 > 第521章 为军费开支添砖加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21章 为军费开支添砖加瓦

混合多种材料的面团,在两正一反作用力下,一点一点变得紧实......

几日后,垂拱殿中。

楚珩手拿一块‘砖头’,在御案上敲得砰砰响。

“所以,这就是太子的牙,被磕掉的原因?”

好家伙,这砖头...哦不,是这饼干,谁的牙能啃得动啊!

小太子连连摆手,因缺一颗下门牙,说话时有些漏风。

“不四哒,四政儿的牙,本来就要换咯,正好就掉了......”

皇家子嗣,吃、喝自然都是最好的。

且有谢玉衡为其量身定做的食单,确保其不缺任何营养,顺利长高高!

所以,寻常小儿,六岁左右才换牙。

咱们大梁的太子殿下,这才五岁多点,就开始换牙了。

是以,小太子咬不动‘砖头’又不想当着光禄寺官员的面,让玉衡哥哥丢了颜面。

只好猛地一用力,然后,本就在摇摇晃晃的门牙......

嘎,牙牙我呀,逝世咯!

看着实心眼的小东西,谢玉衡头疼。

云华姐还说小太子像她,她倒觉得像二哥,有点至纯的傻劲在身上。

“陛下手中所拿,乃最初版。”

“各种食材比例不太适宜,致使其硬如墙砖。”

她说着,往后打了个手势。

身后的光禄寺卿,立刻奉上最新版本的压缩饼干。

楚珩拈起一块,示意他给殿中其他大臣也送去尝尝。

只是,当光禄寺卿捧着食盒,送至太师面前时,太师摇头婉拒了。

他一把年纪,只剩下十几颗牙。

再像太子殿下一样,磕掉几颗,以后唯饮流食了。

众大臣,打量着手中小砖,其外表形似础石,闻起来只有一股极淡的食物香气。

“这玩意,能吃吗?”纳兰危止深表怀疑。

他试探性咬了一口,不如想象中那般坚硬如石,能把人牙磕掉。

至于味道,简直就是形同嚼蜡,难吃!

那是当然,饴糖比蔗糖便宜,但也是糖啊。

从军费开支角度来讲,怎么可能加多,有就不错了。

纳兰危止越嚼,越觉得难以下咽。

只好拿起旁边的茶盏,一口茶、一口饼干的送服,整得跟吃药似的。

还别说,虽然难吃了点,但饱腹感确实挺强。

他刚如此想着,“嗝——”一个惊天响嗝,自他喉咙深处发出。

这得亏他爹是陛下的老师,他也算是看着楚珩长大的,勉强算半个兄长。

不然,就这殿前失仪的罪名,严惩一番,亦无不可能......

见纳兰危止打嗝,有的大臣也不敢再吃下去。

只是仍持怀疑态度,“这么小一块,当真两块就能管将士们一天?”

谢玉衡扬唇笑道:“是与不是,诸位等着看纳兰大人便知。”

然,就诸大臣,等着看纳兰危止什么时候才觉得饿。

谢玉衡又拎着掉了一颗牙的小太子,染布去了。

等到天黑,上京城大街小巷,支起小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小太子,才再次回到宫中。

就是......原本干干净净的小娃娃,现在成了脏兮兮的小团子。

手里还捧着块布,青一块褐一块的,像是染错了颜色的废布。

小东西骄傲地昂着小脸,将布递到季平君和楚珩眼前。

“父皇母后你们看,玉衡哥哥教我染哒,好看吧!”

帝后:“……”

这孩子,没法要了。

江陵侯脑瓜子那么聪明,他们家政儿,怎就没能耳濡目染,学上半点呢!

季平君昧着良心,挤出一抹笑,夸赞道:“好看,我们家政儿真棒!”

说完,她慈爱地摸了摸小太子的头。

完全没有打算要怪责谢玉衡,带着一朝太子如市井小儿一般,去染布玩。

楚珩看着小东西手中,那团颜色乱七八糟的布,着实是夸不出来......

这和好看挨边吗!!

然,在搞清楚其作用之后,楚珩很快就真香了。

他双手穿过小太子的腋下,将其举高高,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儿是有福气的!”

旁边,被迫披迷彩布的陈秋:“……”

陛下真是个善变的男人!

不过还别说,这玩意真挺不错的。

往花园里一趴,就是打着灯笼,也很难分辨出来。

若将士们,都穿此布做成的衣衫,林战或郊外埋伏。

必能出其不意,使我军占据上风!

也就是此时,纳兰危止着人送来消息。

经早晨吃完那饼干,已过去五个多时辰,方觉得饿。

忍忍,明天再吃也行。

陈秋疑惑道:“可江陵侯不是说,两块才管饱?”

“莫不是纳兰大人,早饭吃多了?”

他话音刚落地,稚嫩的童音就在殿内响起,“笨秋秋。”

“纳兰尚书又不像将士们一样,要跋山涉水,自是用不着两块的呀。”

......

自谢玉衡捣鼓出,压缩饼干和迷彩服后。

成功为军费开支,添砖加瓦。

前者暂时可以不用,后者,简直就是为野外战争所打造的!

好在夜市一切进展顺利,而今已是正月末,百姓们的情绪那是日益高涨。

街道上的小摊小贩,也愈发多了起来。

虽管理难度增大,但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上京这个月的商税,指定能翻好几番!

也就是这时,夫余质子和西贤王,两支使团同时抵达上京。

要说西贤王入京后啊,第一件事自是拜见大梁天子。

等到三国军事会谈,正式展开后。

才寻到谢玉衡,问她,在乌孙许下的诺言,可还算数?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西贤王心里仍旧没底……

江陵侯,表面看起来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实际上呢!!

只要与她交过手的都知道,这厮妥妥的黑心芝麻,坑死人不偿命那种!

这可真是冤枉谢玉衡了,她是十二分真心,支持苏日娜郡主继位的啊。

毕竟,小太子也是姑娘家,有西鲜卑做预防针,总好过什么也没有。

至于,再之后嘛……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臣子,万一国君要动手打西鲜卑,她也拦不住呀!

而且,谁说大梁一定要发兵,才能将西鲜卑收入囊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