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都市言情 > 救!珍稀动物把我家当月子中心了 > 第303章 未曾预料的第二稀有,瑟缩的上古图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03章 未曾预料的第二稀有,瑟缩的上古图鉴

通感……

看到这两个字,陆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反应,是上学时学到过的那种修辞手法。

把不同的感觉联通起来,借由想象转移感觉,是一种“以感觉写感觉”的手法。

颜色可以有温度,味道可以有轮廓,冷暖也可以有重量。

但是显然,从动物沟通这个技能升级上来的‘通感’,和他认知里的那个写作时使用的修辞手法不同。

但应该也不是单纯的沟通技能升级,要不然不会连名字都改变。

陆霄将视线移向身前不远处正乖巧等着自己的小墨猴,试探着开口:

“我们离你找到的那株植物还有多远呀?”

-不远了,很近的,再走一会儿会儿就到了。

小墨猴吱吱的叫了一声,叫声清脆又可爱。

小家伙的回答听起来好像和之前也没什么区别?

那难道升级的部分是在自己的身上?

陆霄眨了眨眼,再次开口问道:

“那你现在听我和你说话,和之前有什么区别吗,会不一样吗?”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了?

小墨猴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困惑,迟疑着思考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没有不一样。

怪了事儿了。

明明升级了呀?

陆霄挠了挠下巴上没来得及刮的胡茬子,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头绪。

偏偏他这半成品系统没一点儿说明指引,拿到点啥玩意儿全靠他自己领会。

算了,搞不清的就先不想了,总之系统也不会闲着没事就升级一个技能名字。

往后在合适的场合总会知道用在哪儿了的。

自从上次升级过后,雷达检索的范围还是在半径350米左右。

那个金色的标记点既然已经出现在雷达的边缘,就说明相距不过300多米了。

小墨猴刚刚也说离得很近了,那应该是这个目标没错。

只不过陆霄没有想到的是,标记点的颜色会是金色。

粉叶蕨并不是什么稀有的植物,甚至在适合生长的地带可以称得上是随处可见,市场上也有不少人工繁育的品种被当做观赏植物在卖。

之前看到聂诚胳膊上那个金银混合的印子,陆霄也只当可能是某种特殊粉叶蕨,撑死了也就是A级左右的稀有度。

但是现在……

他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哪怕是淡金色,起步也是S+啊。

这就像是突然告诉你街边随处可见的狗尾巴草也有这种S+稀有等级的品种。

很难接受,但是更想看看它到底长啥样。

“走吧,咱们快点过去。”

听到陆霄的招呼,已经歇了老半天的小家伙像一枚小而灵活的子弹一样,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比起墨猴夫妻,小墨猴的动作要更加迅速敏捷,这一点早在家里的时候陆霄就已经有所察觉。

只是家里地方毕竟还是小,它施展不太开。

现在回到野外,全速前进的小家伙真的快得就像一道虚影。

因为小墨猴也是第一阶段的任务目标之一,这样的身手很难不让陆霄怀疑,或许速度就是它作为原始种与众不同的天赋。

想归想,陆霄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这个这个,很漂亮吧!

在金色的标记点处停了下来,小墨猴先一步窜到了高大的植株上,握住其中的一根蕨叶摇晃了起来。

细密的孢子粉末如雾雨一样悄然飘洒而下,落在陆霄的头上。

是的,陆霄的头上。

面前这株巨大的粉叶蕨,足足有两三米那么高。

这是什么概念呢。

粉叶蕨的平均高度,一般在半米左右,稍大一点的个体也不过只能长到一米左右。

但是面前的这一棵,相当于平均身高1米7左右的人类拔到了3米5。

那可不是巨人中的巨人吗。

早上起来小墨猴带回来的那两根蕨叶很是挺拔饱满,陆霄当时还想着这株粉叶蕨还挺大的。

现在看来……小家伙只不过是挑了它所能带的最大的一枝而已。

再大的,它倒是想弄回去,但是这还没拳头大的小身板不允许啊。

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陆霄定了定了心,上前托起其中一支垂下来的蕨叶。

指尖与叶片接触到的一瞬间,意料之中的熟悉提示响了起来:

【恭喜您解锁图鉴:金银粉叶蕨(上古)!】

啊?

啊??

上古?

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玩意儿,图鉴的种类是上古?

看清楚提示的文字之后,陆霄这下可是结结实实的倒吸一口冷气了。

这可真是连续突破他预料上限的答案。

要知道,目前图鉴里面已经解锁了的,带着(上古)字样的,只有两条小蛇的图鉴。

偏偏它俩的图鉴还因为自己跳级未能显示品种和详细信息。

但现在面前的这一棵粉叶蕨,可是结结实实连名带姓的完全解锁了。

迫不及待的打开图鉴,看到新解锁的这个上古图鉴的位置,陆霄的大脑彻底丧失思考能力了一分钟。

它是第二个。

紧挨着之前选择图鉴指引、还有小半年倒计时的第一稀有图鉴的它,正静静的躺在那里,散发着柔和的金光。

陆霄略显僵硬的盯着面前的粉叶蕨看了一会儿,又将视线转向毫无所觉,在又长又大的蕨叶中间欢快跳着玩的小墨猴。

雪盈发现了那条黏糊糊的小白鱼,你又发现了这个上古粉叶蕨。

你们高稀有图鉴之间是会互相吸引的吗……

吐槽归吐槽,陆霄还是第一时间点开了图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和其他的几个高稀有图鉴一样,这株‘金银粉叶蕨’后面也还有没解锁的部分。

已解锁部分的内容介绍也平平无奇,和他认知中的普通粉叶蕨差别并不大。

唯一值得在意的,是它的图鉴介绍里有这样一个简短的描述:

‘当孢子成熟飘洒的时候,梦一般的场景也会将所接触到的人带入甜美的梦境。’

……这很甜美吗?

陆霄伸手抹了一把刚刚掉在自己头上的细碎孢子,指尖轻轻捻了捻。

好像也没有啊。

原本只是想来顺手开个不那么稀有的图鉴,能以这种方式开到稀有度第二的上古图鉴属实是陆霄没想到的。

图鉴开是开了,但是现在怎么处理它,让陆霄有点犯难。

作为稀有度第二的上古植物,它的存在必定有特殊之处。

但偏偏植物没办法像动物那样带走,尤其是这种高度已经超过了三米、但又不是木本植物的。

虽然看着粗壮高大,但如果真的连根掘起也是带不走的,放在马背上稍微颠簸一下就会折断,这一路回去肯定稀烂了。

但是取单支的叶子,回去的路至少也要走个四五天,就算用保鲜箱放置多半也要打折扣。

怎么办?

和普通的植物不同,蕨类植物靠孢子繁殖,成熟后的孢子在附近飘散,落地长成新的植株。

这株金银粉叶蕨如此高大,孢子量也相当惊人,这附近应该有很多小型的个体才是。

就算和它的母本不一样,也应该很有研究价值。

可以试着找一找这样的小个体标记好,等走的时候带回去。

打定主意,陆霄在附近搜索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在附近百米范围内仔细的搜索了一圈,陆霄都没有再见到第二棵金银粉叶蕨。

明明是那样一株庞大的个体,附近却一株子体都没有……真的很奇怪。

陆霄重新折回了那株粉叶蕨前。

想了想,他解开腰间随身携带的小工具包,掏出一把折叠铲,蹲下身靠近这株金银粉叶蕨的根部,想稍微扒开土层,看看下面假根的分化程度,能不能有能移栽回去的小植株。

爬在上面的小墨猴见陆霄回来,也快速的从粉叶蕨的顶端爬了下来。

两只小爪子里一边捏着一支蕨叶。

它瞅准位置轻盈一跳,就落在了陆霄的脑袋上,把两片刚摘下来的小蕨叶一左一右的夹在陆霄的耳朵上。

然后再从陆霄的头顶跳到地上,颇为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新作’。

“怎么还打扮起我来了?”

陆霄摸了摸耳边的蕨叶,笑着问道。

-好看!妈妈也喜欢给我弄!

小墨猴颇为得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陆霄这才看到它的小耳朵旁边也夹着两支更细小的蕨叶。

没想到小家伙还挺好美的。

“行,那我戴着它。”

反正也不影响什么,陆霄便也由着小墨猴去了。

小心的用折叠铲扒开地上松软的土,金银粉叶蕨洁白盘曲的假根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因为地表植株大,它的假根也格外粗壮,看起来甚至和普通植物的真根没什么两样。

还是第一次见蕨类植物有这么粗壮的假根……

陆霄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裸露出来的那一节假根。

然后在指尖接触到假根的下一秒,像是触电了一样的缩回了手,连着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

是错觉吗?

不对,不可能是。

那感觉他太熟悉了。

那是以往他在家里的毛茸茸身上体验过很多次的,从指尖传递过来的情绪。

但是这一次,对象变成了植物。

而且感觉也变得十分具象。

在指尖与假根相接的一瞬间,恐惧感如海浪般磅礴汹涌而来。

几乎就像是有恐惧的声音在自己的脑海中尖叫。

这是他在家里的毛茸茸身上从未体验过的如此强烈的情绪。

这居然是来自于一株粉叶蕨的。

坐在地上的陆霄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很难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动物有感觉、有自主意识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他从来没想过植物拥有这样感情的可能。

那样具象而又强烈的恐惧感甚至让陆霄有那么一瞬间的无措。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提着刀的屠夫。

半晌,他回过神来,试探着开口:

“我没有想把你连根挖了,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分化的个体,你别害怕……”

这么一句话,陆霄顿了老半天才艰难的说完。

明明对着毛茸茸们说起来再正常不过的话,对着一棵植物说,怎么想都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山间无风,粉叶蕨安静的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听到了吗?不对,你听懂了吗?”

没有任何回应,当然也很难有回应。

陆霄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重新爬起身,凑到那截裸露出来的假根旁边,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建设之后又摸了一把。

这一次,传递过来的恐惧感变得很微弱,一闪即逝。

如果不是陆霄以往在家时很认真的感受过小雌蝶和家里的两条小蛇,甚至捕捉不到这一点点恐惧。

“你不怕了?”

这一次,不管陆霄再怎么触碰,也在没有新的情绪传递过来。

等了好久依然如此,陆霄也只能用土重新把假根盖好,带着小墨猴回去营地了。

这次出行除去在路上花费的时间,陆霄和边海宁二人在核心区的中央地带一共待了将近二十天,采集了包括湖水在内的近三百份各类样本。

但是陆霄再没有开到珍稀图鉴,那条白鱼也没有再现身。

指引上的倒计时也在正常倒数,没有再改变过。

临离开前拔营的早上,陆霄特意起了个大早,前往那株金银粉叶蕨所在的位置。

整株带回去是不可能了,目前来看只能采摘看起来成熟度最高的叶片,寄希望于依靠成熟的孢子回去尝试种植。

只不过希望也不大就是了。

毕竟母本附近都没有子体长出来的。

“我要走了,但是我很需要你的叶子,一片就好,能让我摘吗?”

搁在以往,陆霄直接就上手了。

但是上次的“恐惧尖嚎”实在让他后怕,他试着开口问完,将指尖搭在一片叶子上。

高大粉叶蕨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反应。

也没有任何情绪传递过来。

难道只有根才行?

陆霄没办法,只能再次刨开土层,摸着假根再次发问。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看来它可能也不是很想搭理自己。

想想也是,这要是路上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人拍拍你肩膀,跟你说嗨哥们儿打个商量,扒你一块皮借来用用成吗。

那真是骂他一顿都算客气的。

等了半天也没能等到回应,陆霄也只能放弃,重新埋好它的假根,尽可能小心的剪下一支成熟度最高的蕨叶,拿着离开了。

等到他身影彻底在浓重的雾气中模糊消失,那株金银粉叶蕨漂亮的蕨叶微微抖动了一下。

太阳升起,浓雾散去。

陆霄几人带着毛茸茸们也已经拔营返程。

短暂的热闹了一小段时日的小湖边重新安静了下来。

微风卷起一片细小而精致的蕨叶,落在湖心,激起一圈小小的涟漪。

金银色的粉末如星雨般簌簌在水中弥漫开,缓慢的向着湖底不可探查的黑暗沉落而去。

……

本章已补全。

啵啵,晚安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