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萧博远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我们居然出自同一所学校哎!”

缘分,果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不过咱俩相差了四岁,你入学的时候,我应该是已经毕业了。”萧博远算了一下时间,有些遗憾,倘若他小上两岁或是王战宇再大上一点,或许他就会在大学就认识这位惊才绝艳的学弟了。

“嗯。”王战宇还是没有说出两人其实见过,而是反问道,“我可以称呼你萧学长吗?”

同一所母校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萧博远微笑着点头,又忍不住好奇,问道:“这么说来,你应该是去年才刚毕业吧,你学的什么专业?怎么就进了部队,还当上了队长?”

那句“并且还总是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还没有问出口,萧博远就意识到了自己不该打听这么多。

此时,热气腾腾的面条又被端了上来。

萧博远示意老板将面放在王战宇面前,补充道:“我只是随口一问,不方便的话就不必回答。”

王战宇在萧博远的手即将碰到碗沿儿前,抢先一步接过了滚烫的面碗。

他直视着萧博远的眼睛,坦诚地说:“对你,没有不方便说的。”

“当兵是我从小的梦想,而在高中时我就通过了特种部队的选拔,应召入伍。由于队伍的特殊,报选川城美术学院也是对我身份的一种掩饰……”

萧博远全神贯注地听着,未曾料到王战宇会如此敞开心扉,将这些都同自己讲述。

看来为在他乡遇到校友而激动的,不止他一人。

“阿宇,你好厉害!”萧博远由衷地赞叹。

每一个为了梦想而奋斗,为了保家卫国而努力的人,都很了不起。

听到萧博远对自己的称呼,王战宇本就有神的眼睛更亮了几分。

整个人如同打开了话匣子一般,话语滔滔不绝,怕是与队友相处了四年的闲谈都没有这一天来得多。

得知了王战宇的年龄,萧博远觉得称呼他“阿宇”也显得亲切自然,彼此的交谈愈发畅快淋漓。

王战宇的第二碗面很快见底,喝完最后一口汤汁,在萧博远询问是否还要再来一碗的时候,王战宇摇头拒绝。

今天是他追寻偶像萧学长成功路上的一大步,可不能留下一个自己特能吃的印象。

萧博远对王战宇展示出的食量并不惊讶,毕竟有李梦琪那么个“珠玉”在前,他现在就是看猪的食量也会觉得还好。

而反观萧博远,面只吃了小半碗,便不再动筷。如今碗中胀起的面条看起来比端上来的时候都多。

习惯了自律的他,每餐都保持克制,而之前被节食和不规律饮食伤过的胃,在吃了辛辣后,也有些隐隐作痛。

王战宇察觉萧博远无意继续用餐,他十分自然地伸手就将面碗移到自己面前。

“这碗我吃过了……你要是没吃饱的话,我再帮你点一碗。”

萧博远想要阻止,一大坨面条已经被对方塞进了嘴里。

“这都坨了……”

王战宇边嚼边摇头,在萧博远的目光中又塞进了一大口面。

几口解决掉半碗面后,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样就不会浪费了。”

萧博远有些羞愧,真不愧是人民的子弟兵,不知所措地看着王战宇,说了句“对不起”。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一时间变得微妙。

好在,一阵突如其来的视讯提示音打断了尴尬地氛围。

萧博远看到群视频的名称,深呼一口气,立刻按下了接听。

“你在哪里?”

唐老鸭般的嗓音让第一次听到的王战宇挑了挑眉。

萧博远心道不好,是自己忘记了与经纪人沟通试镜的情况。

画面中是公司办公室的天花板,显然是陈海良在处理工作的时候,把和他视频的手机随手放在了一边。

萧博远解释道:“良哥,我刚试完镜,正准备吃点东西,等回去再和你汇报。”

原本一片素白的画面中,这时多出了一个俯视角度的陈海良的脸。

“吃饭?吃的什么?你又没有看群规?!”问题如同连珠炮,咄咄逼人。

陈海良的那双眼睛透过屏幕四下逡巡着,十分仔细地打量萧博远这端的背景画面,看起来瘆人无比。

“吃…面。”萧博远回答,手中紧握手机,对新经纪人的古怪行径感到不解。

那双带着阴翳的眼眸骤然瞪大,声音也拔高了几度:“面?!你不知道要控制体重吗?134斤了,怎么还敢吃碳水的?!立刻,回来见我!”

视频通话被陈海良粗暴挂断,萧博远尴尬不已,他现在解释他的经纪人可能脑子有病还来得及吗?

王战宇面色阴沉,轻轻扣着自己的指甲,询问:“这是你的新经纪人?”

萧博远点了点头,他并不知道自己和王战宇在“明光号”游轮上也见过,所以并未注意他说出的那个“新”字。

在王战宇的坚持下,萧博远坐上了摩托车的后座,两人穿梭在拥挤的街道上,摩托车的灵活性让他们得以轻松避开交通堵塞

在公司门口匆匆告别,此刻,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双方还未交换联系方式。

摘下帽子和口罩,前台工作人员立即认出了萧博远。

虽然他红得不彻底,但在圈内却黑得很出圈。

“萧哥,陈经纪人在办公室等您呢,请跟我来。”

有前台的指引,萧博远总算松了口气,避免了问路的尴尬。

轻敲了两下门,在得到允许后,萧博远进入了房间,而前台的小姑娘已经转身离去,还贴心地给二人关上房门。

“良哥。”萧博远恭敬地打招呼,随即就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了一旁。

陈海良的目光在萧博远身上扫过,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满意,对萧博远的外貌给予了肯定。

“抬起头来。”陈海良从办公桌后站起,走到萧博远面前。

萧博远抬头看去,想遍了这辈子所有的伤心事,才好悬没有笑出声来。

实在是陈海良的装扮过于“新潮”,大热的天,孔雀蓝的衬衫上插满了艳丽的羽毛,就像那鸡毛掸子成了精一般。

真是走在了潮流的最前线,潮得他风湿都要犯了。

陈海良似乎对萧博远的反应颇为满意,轻哼一声后回到座位,将一份文件丢在萧博远面前。

他淡淡地说道:“这是公司与秣陵电视台合作的综艺节目,我向公司要了一个嘉宾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