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科幻小说 > 赛博陷落 > 第181章 李菁医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黑色尖刺消失,在血肉中留下骇人的大洞,血腥的气息氤氲进雨水的冰冷里。

在它最后的视野里,寸止不耐烦地甩了甩手上的雨水。

看都没看它一眼。

——————————————————

雨势渐弱,休息了十几分钟之后,寸止从地上站了起来,抻了抻腰,拿出手机准备再看看看地图大致的方向。

她该出发了。

刚抬起手机的时候,手机还有满格信号,可打开地图以后手机突然就显示没有信号,她没有下载地图,在没有信号的情况下地图无法加载,显示不出来。

怎么回事?

是因为大雨让信号变差了么?

寸止疑惑地看着手里的手机。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不远处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上的红灯,在一阵闪烁之后彻底暗了下去,无力地垂下了自己的摄像头。

监控摄像头上的红灯一个个暗了下去,就好像一个看不见身形的巨人沿着监控摄像头暗下去的轨迹行走,巨人的身形巨大,带起无数风雨,一路走来,一路监控摄像头都在低垂黯淡。

寸止举起了手机,还是没有任何信号。

算了,先往前走就是了。

大不了走错了就回来。

她心念一动,准备操控阴影再次离开的时候,周围的灯光突然变得明亮炙热。

小小的停车棚正上方和左侧小狗尸体上面有两盏大灯,原本这两盏大灯都只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可现在这两盏灯就像太阳一样燃烧自己,散发出近乎炽烈的光芒。

被灯光一晃,寸止下意识抬起手挡在眼睛面前,试图避开这突然明亮起来的灯光。

又在发什么疯!

灯光照在手臂上的时候,有种让人舒适的温暖。

寸止低下头,看见自己身前一片光明,她的心里却‘咯噔’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不太对。

明亮的灯光之下,她的身前没有任何阴影。

身前没有可以利用的阴影,身后呢?

比雨水更为寒凉的感觉骤然袭来,她的手心渗出一层薄汗,心脏在瞬息之间跳到了180,一时间脑袋里都是嗡嗡声,只觉得血流在急速冲击血管的过程中迅速冷却,巨大的恐惧像是一条毒蛇缓缓爬过皮肤,一口叼住了她的脖颈。

寸止没有转身,头也不回地,拔腿就冲进了铺天雨幕中。

她甚至没有忘记跑出S型的曲线。

‘嘭——’

枪响之后,一颗子弹穿风破雨,擦过寸止湿漉漉的头发,寸止微微一摇,原本奔着她头颅去的子弹擦过她的耳朵,在带走她的半只耳朵之后射空了。

跑!

寸止操控阴影,完全没有和身后那人战斗的意愿,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杀胚。

这家伙难道有追踪系的异能么!

这么快就找到自己!

寸止的身影一瞬之间就出现在了村庄之外。

身后那人似乎没有跟上来,寸止咬着牙,忍耐着周身疼痛,把异能催发到极致。

只要能离开这里,再怎么疼都没关系。

疼,比死要好。

一个幽蓝的光圈倏然在她面前出现,她一个闪避不及,黑色的虚影一头就扎进了幽蓝色的洞穴中。

幽蓝洞穴很快合拢关闭,天地之间风雨如旧,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

-------------------------------------

村庄边有一个门口大开的废弃破旧房子,屋檐破损拦不住漫天风雨。

寸止被揪着领子扔到了满是塑料垃圾和烟头的地上。

她努力扬起脸,试图看清楚这个追了自己大半个晚上的人。

“我可以和你换!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别杀我!”

寸止举起自己的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和反抗的意思,当她意识到这个人有空间系的异能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今夜恐怕是逃不过去了,技不如人,不如趁早认输,寻求合作的可能性。

“你想杀玩家,是么?下线以后,我可以再找几个玩家,你想要什么样的玩家?我都给你!”

“钱?还是【基因改善药剂】?或者是【神经加强药剂】?【神经复制药剂】?”

“我都有资源,我可以把我所有东西都给你!”

“我真心的!把人杀了的确很爽,可这是效率最低的办法,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利用我来得到!”

“我手里还有一支A级的改善药剂,我可以让给你!”

寸止头脑风暴,把自己想到的,这个人会感兴趣的东西都一口气撂了出来。

“我可以为你所用!”

洛栖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一脸镇静,试图和自己谈判的样子,默了一会儿,她的眼睛深处泛起了浓郁的紫色,她蹲下身,看着寸止。

“我要李菁。”

寸止困惑:“李菁?”

莫名其妙的,这个李菁是谁?

寸止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但她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洛栖微微一笑,“看你的样子,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啊。”

“李菁,李菁医生,宁城一中毕业,高考的时候是那一届的理科状元,靠近了华国医科大学,读了十几年书,博士毕业以后没有选择留在大城市,反而回到家乡,在宁城医院做医生。”

寸止情不自禁开始哆嗦,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应该说,李菁,就是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

她,就是李菁。

洛栖拿出了一个蓝色带子的卡,把这张卡放在了寸止面前。

卡片上,扎着头发的女人温柔地对着镜头微笑,和看着卡片一脸扭曲惊恐的寸止形成了鲜明对比。

两张相似的脸,一张美好温柔如在天堂,一张狰狞恐怖如在地狱。

洛栖继续说:“她是心脏手术方面的专家,她原本可以很挣钱,可她偏偏选择了冷门的儿童心脏手术的方向。”

“如果没有你,她该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做她的医生。”

“如果没有你,她今天晚上或许还站在手术台上拯救某个孩子的性命。”

“如果没有你,她的理想,她的人生,完美无瑕,她会是个让人钦佩的医生,是所有人的骄傲。”

“而你,”洛栖看着寸止的眼神冰冷厌恶,那是一种没有波澜的愤怒,“你,你们,打破了所有希望,你还敢拿着她的钱去定机票,怎么,你还想拿着李菁医生的钱去度假么!”

昏暗中,洛栖的面色寒凉如铁,一巴掌就打在了寸止耳朵的伤口上,“你问我要什么,我要李菁,我要所有事情正常,我要你们滚得远远的,我要你们全都去死!”

“这些,你能给我么!”

寸止被她一巴掌打在地上,鲜血从半只耳朵肿汩汩流出,她看向洛栖,心里的悚然远超伤口的疼痛。

“你不是玩家!”

“你······”

寸止的嘴唇都在颤抖,“你是游戏里的Npc!你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