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真香!”

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满含了惊喜与赞叹。

赵凛听见这话,爽朗的笑声随即响起,举起手中的酒杯,向温良遥遥致意,那份默契与友善无需多言。

温良笑着摆手,婉言谢绝了再饮的邀请:“还是算了吧,一会儿我还得开车回家呢。”

“既然如此,不如就留宿一晚吧,明天清晨咱们一道出发,路上也有个伴。”

赵凛的话语中带着不容拒绝的诚意,轻碰了下温良的杯子,那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在热闹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温馨。

温良望了望四周,感受着这份久违的喧嚣与温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于是欣然点头同意。

与此同时,徐厂长和温书芹则在沈老太太宽敞的屋内与宋念等几位女士共进晚餐。

圆桌周围,还坐着许兰、魏淑芬、王翠霞以及几个活泼的孩子,他们的欢声笑语让这顿饭局更加温馨而生动。

温少恒好奇地挨着古灵精怪的果果坐下,目光在果果和穗穗之间来回穿梭,最后直言不讳道:“你们俩长得真有点像,不过我觉得果果更可爱一点。”

这话直率得近乎鲁莽,穗穗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落,咀嚼中的肉块似乎失去了所有味道,眼眶里迅速蓄起了泪水,几乎就要决堤。

“呜呜呜……妈妈,哥哥说我不漂亮。”

穗穗抽泣着,满心委屈。

一旁的果果展现出超越年龄的成熟,他轻轻放下筷子,伸手拍了拍穗穗的肩膀,安慰道:“哥哥要有男子汉的样子,男孩子好不好看不重要啦。”

然而穗穗的小小心灵并没有因此得到太多的安慰,他低着头,默默扒拉着碗中的米饭,偶尔发出几声哼哼,但很快,那份因哥哥话语引起的不快就被眼前美味的猪肉所驱散——实在是太香了!

果果见穗穗不再伤心,便笨拙而又努力地用筷子夹了一块特别的猪油渣放在穗穗的碗里。

穗穗咬了一口,脸上顿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那是对美食最直接的赞美。

沈家的猪油渣与别家不同,不仅仅是普通的鸡油渣,其中还混杂着炸得酥脆的猪脆骨、泛着诱人棕色光晕的蜷曲肉皮,以及那肥瘦相宜、口感独特的油渣。

每一口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宋念对这猪油渣尤为钟情。

她的白饭上覆盖着酸菜汤,酸菜、肉片和血肠混合其中,汤汁渗入饭粒,每一勺都是一次味觉的盛宴。

她先是品尝了一口汤泡饭,那种酸辣交融的美妙让她不禁眯起了眼睛;接着,她夹起一块金黄酥脆的猪油渣,肥肉部分晶莹剔透,瘦肉纤维分明,咀嚼之下既有韧性又不失柔软,宛如精心炮制的牛肉干,让人回味无穷。

仅仅五六块下肚,配上桌上的菜肴,就已经让她心满意足,达到了八九分饱的状态。

徐厂长平日里少食荤腥,今夜却破例享受了小半碗,他笑道:“在家里我是不怎么动筷子吃这些的,可到了这里,不知怎的就胃口大开,真是不好意思。”

温书芹听得连连点头,眼中闪烁着对这一切的新奇:“我以前从没尝过血肠,没想到竟是如此美味,正合我的口味。”

稍显惋惜地补充道:“要是爸爸也能尝到就好了,可惜他没能一起来,错过这样的美味实在是遗憾。”

宋念把这一切悄悄记在心里,脸上浮现出温柔的微笑:“我已经很饱了,大家慢慢享用。”

说完,她起身走向厨房,动作熟练地拿起几个干净的塑料袋,仔细地为温师长和王师长打包了一些猪油渣、血肠,还额外加上了几根新鲜的排骨,那份细腻的心思,让人倍感温暖。

沈家小院内外,欢声笑语不断,围坐在一起的人们举杯共饮自家酿造的高粱酒,这场热闹非凡的聚餐,比起任何节日的宴会都要来得更为畅快,仿佛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孩子们手握着从厨房偷拿出来的鸡骨头,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你追我赶,清脆悦耳的笑声像夏日的清风,在蔚蓝的天空下回荡,为宁静的午后添上一抹无忧无虑的欢快。

宋念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温柔地望着这群活泼的孩子,随后将精心打包好的各式菜肴放置于院子一角的阴凉石桌上,用一块干净的蓝印花布仔细遮盖住,心中默念着,希望这些美味能在徐厂长一行人返回部队的途中给予他们家的温暖与慰藉。

午宴之后,赵凛与温良对酌几杯,醇香的酒液在他们的谈笑风生间缓缓流淌,直至夕阳西斜,晚餐的余韵伴随着酒意逐渐消散,温良的眼神恢复了几分清醒与坚定,才安心驾驶车辆准备返回部队。

然而,望着这简朴却温馨的农家小院,心中不禁涌起一丝不舍——那里的冷漠空气,特别是杜月的淡漠,总是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与沉重。

但想到沈家即将踏上前往农场的新旅程,他只能默默按下这份情感,不宜久留。

温书芹,一个不常踏足他人家门的女子,今日不仅享受了一场丰盛的宴会,还收到了满满当当的打包食物,她白皙的脸颊上悄悄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羞涩中夹杂着感激。

“这样……真的合适吗?”

她轻声问,语气里满是不确定。

“有什么不合适的,猪都是你们辛辛苦苦带过来的,这点心意算得了什么,拿着吧。”

宋念笑着,眼里闪烁着真诚,随手将包裹递给了她。

温书芹略显羞赧地接过,转身带领着情绪低落的温少恒,一步步迈向停在院外的汽车。

相比于父亲温良的沉稳,温少恒对于即将回到那个缺乏温情的家表现出更为明显的抗拒。

他踏上车的一刹那,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活力,肩膀微微下垂,眼神黯淡,犹如一只在战斗中失意的公鸡,连日思夜想的妹妹果果都已经沉睡,连告别的机会也没有,心中更添一份落寞。

夜色渐渐浓郁,星空璀璨,银河如同一条银色的丝带悬挂在广阔天际。

沈家小屋的窗户内透出的柔和灯光,像是黑夜中温暖的灯塔,指引着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