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其他类型 > 仙途风云录 > 第160章 警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周正听繁星如此问,便当即摇了摇头,说道:“言语蛊惑且是小道,若遇道心磐石之人,便是个笑话。想来黑袍会之内,有其独特的手段吧。”

说着,周正便停落在一处商贩摊子前坐下,而后朝着幽溟说道:“幽溟姐姐,你且带着幽蓝四处逛逛,我等也不急于这一时。你看她那郁郁的表情,我怕她出城之后,便不让我等清闲了。”

幽蓝脸色一变,而后说道:“幽蓝可乖了,绝不会!”说着,便又朝着身后的糖人偷偷看了两眼之后,便眼观鼻,鼻观心,做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直逗得众人偷笑。

幽溟见此,便也不会拂了周正的好意,话说回来,幽蓝还是第一次下山,让她多多见识一番,也是不赖。

便在众人说笑之际,幽溟便起身,打算带着幽蓝四处逛逛。

繁星却是忙拉了幽溟一下,而后拿出一沓银票和碎银子将之交于了幽溟。幽溟不解其意,繁星见此便说道:“城中不同于山林,人人求生,日日求活,这银票与银子,便能与之买卖。姐姐且先拿着用,不够只管叫他们前来此处销账。”

幽蓝拿起一块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银子,颇为好奇。

幽溟见此,便点了点头,稍微一拂手,装扮了一番之后,便朝着四处而去。

期间传来幽蓝阵阵惊呼欢笑之声,众人也便不由得会心一笑。

繁星见此,便也拉着白清若的手说道:“姐姐可有什么想要的?”

白清若一听,顿时有些接不上话,不过还是说道:“我本修道之人,些许红尘事物,且是不沾的。”

“那便劳烦姐姐同我逛一逛那金凤楼吧!听说里面有些个极为精巧的首饰,上次匆匆一行却是无缘得见,今日必要收入囊中!”

“这......”

白清若还待犹豫,繁星却是一把将其拉起,而后便朝着金凤楼而去。

“不是,此等事情不该周正陪同于你吗?你这般生拉硬拽......”

“他且是根木头,端是无趣的紧,哪懂我等女儿家的心思!”

......

摊贩老板虽然惊奇,但却也不是没有见识,只是道:“周公子,好久不见。”

周正闻言,看了老板一眼,而后便问道:“原来是沈老板,我记得您不是在城西吗?”

沈远山笑了笑说道:“前几日刚刚搬来的。城西的租子涨了,便搬来这城东。还是老样子?”

周正点了点头,而后便说道:“沈老板且多备一些,等会儿她们回来之后,便打包带走。”

交代完之后,沈远山便回到了铺子之内,开始准备了起来。便在这时,周正便觉得神魂之中微微一动,而后周土便突然出现在其身旁坐下。

“师父?”

周土点了点头,而后看了看四周说道:“看来盯着你的人不少啊。”

周正道:“自然不少。郑屠所出之事,对于他们而言,且是为日后之计。此番他们依旧在等,若是于刑律司之内无所获,那么便只能来寻我了。”

周土闻言,点点头说道:“那琉璃药宗的人,你且待小心提防。”

周正一愣,而后问道:“何故有此一说?”

周土说道:“这琉璃药宗的前身,怕是知之者甚少。琉璃药宗,前身乃是毒宗。其宗主万毒子当时乃是凶威赫赫的人物。不过万毒子被我一刀砍死之后,其宗门便分崩离析了。听说当时分为了两派,一派主攻毒物,一派主攻解物,至于之后,便不得而知了。”

周正一时间心中无言,故而问道:“师父啊,您究竟当时候砍了多少人,是不是给徒儿罗列一个名单,好让徒儿趋避之?”

周土抬头望天,心中细细思量半晌之后,才说道:“呃......太多了,记不清了......”

周正一时间手中有些微微发抖,并非是怕,而是忍不住想对着周土来那么一刀。不过这也怪不得周土,细细想来,当初拜周土为师的时候,依旧是自己的选择。

对于周土的出现,周围盯梢的人视而不见,便如同并未发觉周土一般。不过对于这些,周正也同样不放在心上。

只听周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莫要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我此番显身而出,乃是因为那艘画舫!”

周正双目微微眯起,而后问道:“师父可是知其来历?”

周土沉沉的点了点头,而后说道:“关于这艘画舫,我于天界之中见过!修为不达金丹,且莫要与之接触。即便修至金丹,也要小心应对。其恐怖之处,并非是其威能!而是其牵连之人,太过于庞大,天地人三界,无一不在其中!”

“可否详细说说?”

周土当即摇头,而后说道:“莫要追寻其来历,莫要探听其原由。郑屠之果,便在眼前。他还且只是微微接触,便险些身死道消,我此番说这些,便是不希望你将之记在心头。”

对于周土的警告,周正还是听在了心中,故而也便不再多问,郑重说道:“徒儿谨记!”

周土随后便又说道:“虽说有郑丘虚所赠'桑椿'之物,却也无法久留其中,你此番迷雾海之行,或许还得请一人手前往。”

周正当即问道:“还请师父告知。”

周土说道:“想来那听雨楼之中有其消息。其本为河洛宗之人便可。至于其宗是否有后人传承,吾也不知,且先碰碰运气。若是寻不得,便也无碍,到时候我自会出手。呵呵,我却是想看看那徒媳到底是何等人物,叫你这傻小子念念不忘!”

周正笑了笑,说道:“师父您见了便知道了。”

周土点了点头,而后朝着青牛说道:“青爷......”

青牛微微点头,说道:“若是有碍,我自会出手。不过我且是暗中推算了一卦,此番生死混杂,其中凶险参半,不过却无性命之忧。”

说着,便朝着周正说道:“你之姻缘星黯淡,须得加快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