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曲秋宁听说南如玉醒了,立刻进屋查看南如玉。

南如玉靠坐在床上,十分的虚弱,见曲秋宁来了,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检查完后,曲秋宁松了口气,虫子安静了些,这样南如玉也能少一些痛苦。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南如玉小声的说道。

曲秋宁冷笑一声,“你不必谢我,要谢就谢景魅姐姐,若不是因为她,我是不会救你的。

还有,也不能算救,因为你身体内的虫子还没有被杀死,若是找不到办法,你也得死。

这也不算救,所以你不必谢我。

还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你南桑十五万大军已被我灭掉了。”

“什么?灭掉了?”南如玉的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

十五万大军呐,一句话灭了,这怎能让人接受得了,还是一个国家的太子。

“嗯,是你南桑反悔契约在先,又偷袭我军在后,所以这手我不得不出。”

曲秋宁说出了理由,这是事实,得让南如玉知道。

南如玉垂下了眼,在他被自己的父王抓起来时,他就很担心会有这么一天。

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还有二弟南如轩,为了皇位居然要向自己的兄长下手。

“师兄,南如轩把国主带回皇城了,说是回去取国玺,让国主让位。

还有什么密室钥匙,拿炼药秘籍。

师兄他们给你下了蛊虫,听闻也许只有炼药秘籍才能解了你身上的蛊虫。”

景魅觉得应该把实情告诉南如玉,他作为南桑的太子,有权知道。

南如玉握紧了双拳,眼神中闪着无尽的恨意,看来南桑国败在自家人的手里。

弱肉强食的法则至今都无法改变,有曲秋宁这样强大的敌人,南桑战败在情理之中。

南如玉闭眼深吸一口气,他现在的生死自己都无法掌握,还有什么资格去参与国家的政事。

他不是不想管,而是心有余力不足,他连自己身边的小末都保护不了。

看到小末被南如轩杀,看到景魅姐弟被抓时,他好恨,恨自己不够强大,没有能力保护好他们。

曲秋宁见南如玉面如死灰的模样,这可不是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该有的样子。

曲秋宁走到南如玉床边,居高临下对他说道:

“南太子,虽然现在你深中蛊毒,但也没有说就无药可解,总会有办法的,

你南桑兵败十几万,已成了事实,无法改变。

但你南桑的百姓还在,他们正等着你去拯救他们。

你作为他们的太子殿下,应该为他们考虑一下,是让他们饱受战争之苦,还是过上风衣富足的日子?”

南如玉冷笑几声,“我这样子哪还有能力去管得了南桑的百姓,说不定明日就魂归西天了。”

“不,只要你想管,就一定能管得了。”曲秋宁就不相信扭转不了南如玉心灰意冷的心态。

“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打算把南桑国变成大庆的附属国,这样我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帮南桑的百姓。

这样一来,两国之间就不会有战争,两国的百姓都可以安居乐业,不必受战争之苦。

但南桑的百姓还需要一个带领他们的领导者,我希望那个人是你,最起码在他们眼中,他们南桑的君主还在,并没有抛弃他们。

若是南太子已经放弃了南桑的百姓,那我就只有另选一个人来管理南桑,到时候是个什么情况,我就无所得知了。”

“不,姑娘,我自己的百姓,我自己来,不需要别人来插足。”

南如玉想到南桑的百姓被外人欺负,心里就很痛。

因为他知道,南桑的百姓,民族意识很强,若是外敌入侵,他们就是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投降的。

而面对曲秋宁这样强大敌人,他们一点胜算都没有,只会落得个全族南桑国覆灭。

这是他不想看到的,而现在曲秋宁的意思是,让南桑归属于大庆,成为大庆的一部分。

她还会帮助南桑百姓粮食短缺的境况,这样也好,南桑百姓可以好好的活着。

“那好,我也会尽力寻找解你蛊毒的方法,明日咱们出发南桑皇城。

你们南桑的皇城,你最熟悉,能否减少南桑的伤亡,你看你南太子如何做了?”

曲秋宁说完,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透明的瓶子,递给南如玉。

“这药能减缓你体内蛊虫的躁动,难受时,喝上一口。”

随后又拿出一瓶消炎药水递给景魅。

“这药水一天三次涂在他伤口上,几日便会好转。”

“谢谢,姑娘。”

“你我姐妹,就不必言谢了,好好照顾他。”

曲秋宁说完走出屋子,她倒腾了一天,好累,想休息了。

曲秋宁躺在床上,刚想闭眼睡觉,就被开门声打扰到。

苏承毅端着一碗粥,走到曲秋宁床边。

“宁儿,你都没吃晚膳,先喝点粥再睡。”

苏承毅温柔的端着碗,坐在床边的圆凳子上。

曲秋宁坐了起来,笑着伸出手来准备接过承毅手中的碗。

“我喂你。”承毅手中的勺子已经递到嘴边来了。

曲秋宁微微张开嘴巴,吃下了承毅勺子中的粥。

曲秋宁一边瞅着承毅的俊脸出神,一边吃着承毅的投喂。

心中不禁感到这样的日子,若是以后天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她得赶紧把这些令人头痛的事办完,好去过自己的潇洒日子。

“毅,我希望你每一天都能陪着我,不准离开我。”

曲秋宁小声的说道,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她现代一个禁欲特工,到了古代竟贪念起男色。

是自己不够矜持,还是这古代的美男太过诱人!”

“宁儿,放心,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噗呲”曲秋宁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没想到这苏承毅,平日里不善言语,可这说起情话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于是忍不住揪住承毅的衣襟,使劲一拽,一把将承毅拽上了床。

“宁儿,何须你亲自动手,说一声就好了。”

承毅一把扯掉自己的衣衫,露出结实的胸膛来。

曲秋宁也不管了,美色当前,那还能顾得了什么矜持不矜持,先享用再来说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