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程向琛浅然一笑,“奶奶,我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话。”

老太太说:“好,小程,你这孩子不错,奶奶喜欢你。”

之后,又说道:“你们俩各自隐瞒了身份这件事,我觉得都可以理解,你们俩也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产生矛盾。”

江离和程向琛互看一眼,眼神中除了无奈的笑以外,并没有埋怨。

“你们两人呢,年岁也不小了,我们江离还是二婚,有孩子的,你们可要想好了,不要以后在一起了,再去挑对方的不是,婚前就要把这些事都讲明白。婚姻不易,二婚更不易。”老太太由衷的说道。

程向琛知道奶奶这话是对自己说的,故此很是郑重的回道:“奶奶,您的意思我明白,我是真心喜欢江离的,她的一切我都乐意接受,只要她不嫌弃我就好。”

江离羞涩的看着他,低头浅笑。

乔沅夕坐在一旁,听完舅舅说的话,尴尬的脚趾抠地。

老太太说:“人是你选的,怎么做,心里该有数,我只看行动。”

“奶奶,他一直都很有行动。”江离忍不住的开口替程向琛说。

苏采月说:“奶奶说的都是好话,你乖乖听着。”

老太太呵呵的笑了两声,“没事,我们小江离啊,难得遇到真心喜欢的人,做什么都不过分。”

“奶奶~”江离娇嗔的叫了一声。

苏采月在一旁故作埋怨的对江中原说:“你看看你女儿,哪里还像个四十岁的人呐。”

江中原抓住个重点,问道:“小程,你比我们江离,还小两岁呢?”

“是。”程向琛礼貌回道。

敏真看姥爷的表情略微有点凝重,急忙开口说:“姥爷,你不懂,现在都流行交往年下的。”

“什么?年什么?”江中原没听懂,一脸懵的问道。

江遇笑着说:“爸,你不懂,通常男方年龄小,被叫年下。”

程向琛对江中原说:“伯父,我虽然年龄比江离小两岁,但我心智比她会更成熟一些,这并不妨碍我们交往。”

江中原点头,“你们交往的舒服,就好。”

老太太看了解的差不多了,便对江离说:“别在这坐着了,带你的男朋友上楼看看,熟悉熟悉。”

“好。”江离“如获大赦”,对程向琛说:“走吧。”

苏采月这时说:“敏真也跟着一起吧。”

这要是别人的话,敏真肯定是会嗤之以鼻的。可这是程向琛啊,她一直觉得都很帅气的舅姥爷,以后有机会当自己后爹的人,她自己是不会忘过的。

“好嘞。”敏真开心的跟了上去。

江离不悦的看了自己妈一眼,干什么要叫个小电灯泡来妨碍自己啊?

三人上楼去了,乔沅夕也觉得是彻底反过劲儿来,失笑的问江遇:“咱姐,真的跟我舅舅交往了?”

江遇也忍不住的笑说:“目前看,是这个样子。”

江老太太说:“十五啊,你这个舅舅,不错的,奶奶支持。”

“谢谢奶奶。”乔沅夕有点小尴尬的说。

这时,外面传来停车的声音,是小林接了麦冬回来。

“诶唷,咱们的小祖宗回来了!”老太太看到孩子就高兴,连忙吩咐管家去准备好吃的。

没一会儿,就听到跑步的声音,连带着麦冬兴奋的喊声:“太奶奶,爷爷,奶奶,干爹干妈,我回来啦!”

小不点跑进来,眼睛快速巡视一圈,还是很会的先朝太奶奶跑了过去,扑进了怀里。

“太奶奶,过年好!”小家伙嘴甜甜的,先说着拜年嗑。可是眼睛呢,却不忘的朝乔沅夕看去,冲着她笑。

乔沅夕也冲他眨了眨眼睛。

麦冬哄着老太太开心,又给苏采月和江中原拜了年,最后来到乔沅夕这里,搂上她的脖子,撒着娇的说:“干妈,我都想你了。”

乔沅夕抱着麦冬,“干妈也想你了呀。过年这两天,开心吗?”

江遇说:“麦冬,没想干爹是吧?”

麦冬又笑嘻嘻的去抱江遇,“干爹,我也想你了。”

苏采月说:“这小麦冬,嘴巴甜,就是会哄人。”

楼上,江离一家三口相处了一小会儿,她就找个借口让敏真先离开了。

房间里只有他们俩人了,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片刻,最后还是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程向琛在她额头处弹了一下,“还好意思笑,藏得够深的了。”

江离揉着额头,反驳说:“你还说我,你不也是,你藏得不深,程书记!”

两人坐在沙发上,程向琛搂过江离的肩膀,身子慢慢地晃着说:“反正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认定你了。”

江离靠在他怀里,用力的“嗯”了一声,“我也是!”

“敏真同意我们的事吗?”程向琛问。

江离先是一笑,后反问道:“之前她去京州,就对你印象挺好的吧?”

程向琛说:“反正这丫头见到我,说我挺帅的。”

“我要是交往别人,她不会同意的;但是你,我觉得没问题。”江离也看出女儿对程向琛的满意来。

程向琛说:“回头你确定一下,告诉我。之前在京州相处那两天,觉得这孩子活泼懂事,沅沅也喜欢她,挺不错的。”

“是我这个当妈的,没做好。”江离自责道。

“等咱们结婚后,就把敏真接回来一起生活。高中三年很重要,如果她愿意,我可以给她转到京州一中。”

江离笑说:“恐怕她上大学了,咱俩还没结婚呢。”

“那不可能。”程向琛肯定的说,“最晚今年底。”

“哦?”江离惊讶的看着他,“都开始有计划了?最晚今年底?”

她打趣的笑着说:“你有问过我吗?”

程向琛说:“我是想等找个合适的时间,再问你的。”

“嗯,好,我等着。”江离自然是知道他说的合适的时间是什么了。

下午的时候,全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江遇和乔沅夕就要带着麦冬回京州了。

临走前,程向琛对乔沅夕说:“舅舅初五回去。”

“知道啦,你就在这边先好好玩吧。”乔沅夕笑着说,“对了,姥爷知道你谈恋爱了吗?”

“还没说,你也先别说了。”程向琛嘱咐道。

“好滴。”乔沅夕一脸促狭的笑,回道。

程向琛被笑的有点羞恼,抬手在她头上敲了个爆栗,“别笑了,在你姥爷跟前嘴巴严实点!”

乔沅夕揉着头,乖乖的说:“知道啦。”

敏真这时和麦冬告别完,又和江遇跟乔沅夕说:“小舅,舅妈,我初五跟程叔一起回去。”

“姐跟着一起吗?”江遇问。

程向琛对他说:“你姐说,还有点没做好见我父亲的心理准备,想再等一等。”

“你和我姐交往多久了?”江遇问。

这个问题,刚才奶奶好像没问。

“三个月左右。”

乔沅夕喃喃:“三个月?那之前我们回去的时候,你都已经在和大姐交往了?舅舅,你隐藏的好深哦!一点都没看出来!”

“快走吧。”程向琛推着外甥女,进了车里。

大林开车,从老宅缓缓地出来了。

回京州的路程感觉很快,到家的时候,也不过才华灯初上。

程老爷子看到小夫妻回来,还有可爱嘴甜的麦冬,乐得合不上嘴。

“路上累不累?”程老爷子穿着喜庆的红色唐装,笑呵呵的问着。

江遇说:“还好,路程不远,没怎么累。”

乔沅夕看着姥爷,惊喜的说:“姥爷,我发现你怎么有点不一样了呢?满面春光的,像交女朋友了似的。”

“给我去一边的!”程老爷失笑的轻骂了一句,“别拿你姥爷我打镲。”

“爷爷,沅沅妹没说错啊,你可不是交了个女朋友。”楚睿走进来,边走边说,坐在了江遇和乔沅夕的对面。

江遇与楚睿对视,假意关心的问道:“楚哥,手伤都好了?”

“已经都养好了。”楚睿活动这着手腕给他看,看他的眼神中透出着愤恨。

江遇笑,“养好就好,以后可要注意了。”

乔沅夕一直没有看楚睿,不过他的话她却是当真了,惊讶的问:“姥爷,你真交女朋友了?是谁呀?咱们这大院里的吗?”

程老爷“啧”了一声,“别听你个胡说,没有的事。就之前一起参加个会议,吃了两次饭,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乔沅夕撇撇嘴,问:“真是这样?嗐!我还以为你找到第二春了呢!”

“哪来的第二春!”程老爷子说,“你姥爷我都多大了?”

柳叔走过来说:“老爷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好,吃饭!”程老爷子一手拉着麦冬,另一边江遇陪着,江遇身边陪着乔沅夕。

没了楚睿的位置,他跟在身后,脸色隐隐的不快。

餐桌前,姥爷子照例先说了新春祝语,对每个人都说了美好祝福的话。

“来,开动吧!”

乔沅夕给姥爷先夹了菜,笑嘻嘻的说:“姥爷,我看你今年能有桃花运,你信不信?”

“小丫头,还胡说!”程老爷子被调侃,也不生气,端起酒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程向琛不在,江遇和楚睿推杯换盏,虚情假意。

“沅沅呐,”老爷子突然叫了乔沅夕一声,“什么时候去看看你妈?”

乔沅夕说:“每年都是过了十五去的。”

“那么晚?”程老爷子说,“别等十五了,就过了初六,咱就去看看。”

“大过年的,你妈也要热闹热闹的。”老爷子又补充了一句说。

“好,听你的。”乔沅夕没有异议。

一顿团圆饭吃的很是融洽。饭后,老爷子把江遇和楚睿叫到书房去了。

乔沅夕无所事事,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玩。

朋友圈里很是热闹,容上歌带着父母去国外过年去了;米悠也陪着母亲和弟弟在家过年;陈柏铭晒了一张和沈婳在悦铭汇的照片;还有闻朝,竟然和许凌嫣在大年初一去砚台寺了。

还有展旭阳,发了在丈母娘家的合照,他与林晓柔坐在一起,手轻轻地揽着老婆的肩膀,两人都笑得很美。

她轻笑了一声,划走了。

外面,有柳叔的说话声,“南少,过年好,您快请进。”

乔沅夕听见说话声,慢悠悠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整了整头发,看向进来的人。

南轩看到乔沅夕,温柔一笑,“过年好呀,江夫人。”

“过年好,南少。”乔沅夕也冲他笑了笑,并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坐。”

南轩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左右看看,纳闷的问:“怎么就你自己呢?”

“他们在书房。”乔沅夕说。

南轩“哦”了一声,看向她,笑着问:“今天回来的吗?

“是,下午刚回来。”乔沅夕回了一句。

两人不熟,客套的对话。

南轩说:“明天北城有庙会,你要去看看热闹吗?算是京州里最大的庙会了。”

乔沅夕有礼貌的摆了摆手,“不了,不太喜欢。”

“也是,都是一些上了年岁的人比较喜欢去。”南轩顺着她的话说道。

乔沅夕微笑着,也无心应酬南轩,只想楚睿能快一点的下来。

果然,在静默了三五分钟后,楚睿从楼上下来了,江遇也跟着一起。

看到老公,乔沅夕自然地朝他笑,眼里闪烁着爱的光芒。

南轩看在眼里,这样的乔沅夕很明媚,她的眼里全都是江遇,叫他看了真是羡慕啊。

“阿轩。”楚睿走过来,亲热的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过年好!”

“过年好。”

南轩说完,又看向后面走过来的江遇,主动开口道:“江总,过年好啊。”

“南少,过年好。”江遇嘴角挂着淡笑,边说边把手朝乔沅夕伸了过去,拉她起来了。

“你们慢聊,先失陪了。”江遇说完,带着乔沅夕走开了。

南轩看着两人的背影,确切的说是乔沅夕的背影,眼中快速的划过一抹落寞。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大过年的家里不用应酬啊?”楚睿问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南轩说:“就因为家里太闹了,才来你这儿躲躲清净,你这妹夫,没难为你吧?”

“在老爷子跟前,他不敢。”楚睿拿出雪茄来,扔给他一根,“但我也知道,这次回来,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