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其他类型 > 西幻:王女她要拯救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再出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可真是洛瑞安误会希西莉娅了。

希西莉娅可是老老实实将能记下来的东西全都记下来了。

斯维斯特大陆上的文字写起来还没有汉字快,但汉字遇到比划多的也很慢,于是希西莉娅干脆中英混杂,反正她看得懂就行了。

她倒是忘记了,她看得懂,别人看不懂。

洛瑞安很想委婉地提议,不如换个人来负责这件事情,可对上希西莉娅认真的眼睛,洛瑞安又把话咽了回去。

反正这东西有是最好的,没有也无伤大雅,希西莉娅高兴就行。

其实到最后,希西莉娅也不需要记什么了。

那人渣总共就拿过那点破事,翻来覆去讲了好多遍,只不过每个人说的细节不同罢了。

现在就是让希西莉娅去讲,她都能讲得绘声绘色。

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相互之间举报对方的内容差距很大。

但也不知道这些人在外面达成了什么交易,举报的内容说白了都是些似有非有的错误。

上升不到能送去警局接受调查的程度,但也确实损害到了分公会。

趁着换人的功夫,洛瑞安将他们送来的证据扔在桌子上,“他们倒是齐心协力,上下一心啊。”

希西莉娅笑着摇头。

狗咬狗没看上,确实有些失望。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洛瑞安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让人闭嘴的方法可太多了。

反正塔纳云城这边的分公会,最坏也不过就是重投来过。

这四百年,魔法师公会的会史上,又不是没有出现过因为分公会出现了重大问题而废会重建的。

虽然麻烦了点,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一晚上全在听他们虚伪的阿谀奉承,直到最后一个说完,洛瑞安跟他一起出了门,门口还站了不少人,见到洛瑞安出来,瞬间收了声。

“大家辛苦了,要是还有什么新的指认,这两天随时来找我。”

这话说的,就差直说你们可以偷偷摸摸地来告状了。

送走这一批人,洛瑞安到睡觉也没有等来分公会门口的那个成员。

希望渺茫啊。

洛瑞安其实倒也不是真的指望那个成员能找到什么厉害的证据指认这些人,他更多的是需要一种表态——

“我不和这些人同流合污,如果分公会的环境变好的话我也愿意留下来”的态度。

那几位还算是“干净”的成员,可都没有续约继续留在分公会。

洛瑞安也弄不清楚这些人到底对魔法师公会是什么态度。

他也没必要去问。

无论是重建分公会还是对分公会改革换代,堂堂魔法师公会还怕差人吗?

只能说,如果这些人不主动表态,洛瑞安也没必要强留人家,平白给人家的生活制造麻烦和困扰。

希西莉娅等的消息第二天中午可算是等到了。

洛瑞安带来的人不仅打探到了瓦尔肯等人的路线,连目的地也问清楚了。

就算希西莉娅在后面的路上和瓦尔肯等人路径不对,目的地相同,总也是会遇到的。

时间早晚罢了。

希西莉娅向洛瑞安告别,“时疫的事情,你也别声张,但倘若你要在这里逗留,这附近诊所里相关的药物可以囤积一些,就算是自保也是以防万一的好。”

洛瑞安听出了希西莉娅的画外音,要是他想借此给魔法师公会打出一个好名声,这也不失一个办法。

“话说那时疫就没有提前阻止的办法吗?”

希西莉娅当然也想在时疫没爆发前就提前制止,原着本身就说得不清不楚,现在剧情走向也和原着相差甚远。

见希西莉娅摇头,洛瑞安有些可惜道,“早知道当年老师教我占卜的时候,我应该也稍微学一下。”

希西莉娅摆摆手,离开了塔纳云城。

看着希西莉娅消失的背影,洛瑞安又看了看身后的魔法师公会分部,还以为自己能成为对方的助力呢,差点就成了希西莉娅的绊脚石。

洛瑞安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这未来的路也太过于崎岖漫长了。

塔纳云城另一边,芙蕾雅看着这边两人分开后,忍不住开口,“那冒牌货都走了,你还不动?”

艾拉尔看着魔法师公会分部的方向久久没有回声。

他到也不至于失智将现在分公会出现的问题都怪罪在洛瑞安身上。

只是看见自己当年的心血被人糟蹋成了这样,多少还是心里有些难过。

芙蕾雅实在是有火不知道朝谁撒。

她打不过艾拉尔。

意味着她也没办法反抗艾拉尔。

她跟在艾拉尔后面,天天急得要死,偏偏艾拉尔不急。

她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年,足足二十年,什么时候看过别人的脸色?

也不知道又等了多久,芙蕾雅终于听到了艾拉尔说,“走吧。”

终于要去干大事了!

将魔族放进安娜托利亚王国境内只是第一步,南部的时疫,北部的洪涝灾害,东部的森林大火……

她要一步步让那个冒牌货体会到谁才是这个国家的掌权者。

她要亲眼看着那个冒牌货惊慌失措、担惊受怕的样子。

想想芙蕾雅就觉得痛快。

可恶的冒牌货,在阿斯莱德城的时候差点真的要了她的命。

该死的艾拉尔,迟早有一天她要终结艾拉尔这条不听话的狗。

明明黑魔法使都说了要以自己的意愿为主,这个艾拉尔天天阳奉阴违,甚至还切断了自己和黑魔法使之间的联系。

等着吧。

迟早有一天这些苦她都会一笔笔算回来的。

艾拉尔不是不知道自己身边跟着的是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

黑魔法使看在自己当年给他解除封印的份上,一直对自己还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切断芙蕾雅和黑魔法使之间的联系,也只是不希望希西莉娅一时间慌了阵脚。

黑魔法使当然也能感觉到联系被切断了。

在这种事情上,这家伙倒是有了一分人类的样子,还惦念着旧情。

至于芙蕾雅那些阴毒的想法,艾拉尔也未尝不知。

反正自己也没多少日子可活,他就是抱着看戏的态度,他倒要看看芙蕾雅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她能赢过希西莉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