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都市言情 > 方中之圆 > 第128章 送礼敬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寇大彪跟着指导员章雷沿着大路来到南面的家属院,这里树荫环绕,满地落叶,显得格外宁静。斑驳的院墙内,一栋栋老式房屋依次排列,二人走进一个有些老旧的院子。章雷轻轻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个小女孩探出头来。章雷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小妹妹,爸爸在家吗?”

小女孩点点头,转身跑进屋里喊道:“爸爸,有人找你!”

章雷给寇大彪一个眼神,示意他在门外等候。寇大彪心里紧张,手心微微出汗。他知道这次见面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必须表现得得体、有礼貌。

几分钟后,章雷走了出来,轻声道:“走吧,我已经和教导员说好了,你把东西送进去吧。”

寇大彪努力调整状态,他知道他现在干的都是没屁眼的事,虽说就是一个小礼包和两篮水果。说好听的就是一点心意,说难听的那就是……。但只要不是直接送那个东西,他觉得这应该不算什么大事。

他深吸一口气,毕恭毕敬地走进门。屋内陈设简单而朴素,教导员正端坐在家中的桌子前悠闲地看着电视。他抬头看到寇大彪,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小伙子,坐下说话。”

寇大彪眼神瞥了瞥边上的指导员章雷,章雷对他挑了下眉毛,寇大彪小心地将礼包和水果篮放在桌子上,恭敬地说道:“教导员,这是我一点小心意,请您收下。”

教导员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笑了笑,“啊,章雷已经和我说过了,你这个事虽然是上面吩咐下来的,但是……”他欲言又止。

寇大彪心中一紧,连忙谄媚地说道:“教导员,我这个人拎得清,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教导员摇了摇头,“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自己也得好好表现,否则你如果太那个的话,我们也要被别人说闲话的。”

寇大彪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但他知道,教导员这样说,基本已经是同意帮他了,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认真地说道:“我肯定会努力干好工作,站好最后一班岗。”

教导员微微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嗯,你这个同志,啊,这个态度还是不错的,你们乐队的节目,你可得好好表现。”

寇大彪心里一松,知道教导员已经对他有了好印象。他感激地说道:“教导员,我一定会更加努力,不辜负您的期望。”

一旁的章雷也点头微笑,屋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寇大彪心里思考,之所以现在他们都对自己如此客气,应该都是给那个冯副主任的面子,在这部队,果然有了关系,别人就会对你客气。

教导员笑了笑,“啊,要不今天留下一起吃点晚饭再走?”

寇大彪又只能把眼睛瞥向指导员,章雷站起身连忙客气地说道:“教导员,吃饭就不必了,我们回去还有事呢?”

“啊?现在已经晚了,一起吃完饭再回去吧!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教导员露出了一副似乎要生气的模样。

章雷也皱了皱眉,看了看寇大彪,又向厨房使了个眼色,随即对教导员说道:“那今天就打扰教导员了。”

寇大彪望向边上的厨房,教导员的妻子早就在准备着晚饭,自己现在怎么能像个傻子一样和领导一起坐在沙发上呢?但自己他妈的也不会烧什么菜啊?

千错万错,马屁不错。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发明的词,但这就是姑姑金娣当兵前对寇大彪的教诲。

寇大彪有点尴尬地站起身,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在心中默默地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豁出去了。哪怕有点假,也要把这场戏演下去。

寇大彪有些尴尬地站起来,腼腆地说道:“啊,那个,我去厨房看看能不能帮嫂子干点什么活。”

“没关系,不用这么客气,你就坐着看会电视,一会儿就好了!”教导员摆了摆手。

寇大彪刚想坐下,便再次望向一边的指导员章雷,二人眼神交汇,他看见章雷的耳朵动了一动,他立刻明白了什么,连忙起身冲进厨房。

推开门,只见教导员的妻子正在洗着一箩筐小番茄,他们的女儿也在厨房和她妈妈愉快地交谈着。

小女孩一见寇大彪,瞬间有些拘束起来,眼里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欣欣,叫叔叔啊!”教导员的妻子对她的女儿说道。

小女孩盯着寇大彪上下打量,随后支支吾吾地轻声喊道:“叔叔!”

寇大彪有些尴尬,立刻在脑中组织了那些逼大胡话的词汇,他轻舒一口气让自己进入了一种放松的状态。

“嫂子太客气了,您的女儿长得真漂亮,应该是随你。”寇大彪开始了胡说八道,他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搭讪,但想着反正夸别人漂亮,就肯定不会错。

嫂子听罢,果然露出高兴的神色,也热情地说道:“你回房间去坐好,这里菜我马上烧好了,不用你帮忙了。”

“没关系,洗点什么菜,嫂子您尽管吩咐我!”寇大彪继续点头说道。

“真的不需要你了,你回去坐好,等开饭就行了!”嫂子继续客气地摆了摆手。

寇大彪的眼珠子来回在厨房扫视,他知道,必须主动找活干,这是他班长曾经教过他的东西,他突然发现了角落边的垃圾桶堆满了鸡蛋壳,和一些其他垃圾。

“嫂子,这个垃圾桶都快堆满了,我先去倒一次。”寇大彪二话不说,提起垃圾桶就往外走。

来到外面,寇大彪发现倒垃圾的地方还有些距离,他知道必须尽快赶回去帮忙,连忙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倒完了垃圾,提着垃圾桶又赶了回去。

回到房间,寇大彪已经气喘吁吁,教导员见他有些狼狈的模样,也连忙关切地问道:“啊,哎呀,你也别忙活了,马上开饭了。”

“没事,我这个人闲不住。”寇大彪目光坚定地回道,连忙将垃圾桶又送回了厨房。

嫂子这时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正用小碗盛着一碗碗米饭。

“我厨艺也一般,平时你们教导员都是营部吃的,小伙子,你们今天就勉强将就一下吧!”嫂子客气地说道。

“嫂子,别这么说,我在院子外就闻到了菜的香味,您烧的菜肯定比炊事班好得多,不瞒您说,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寇大彪一边说着,一边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恶心,但他不管那么多,既然办事,就必须每个细节都做到完美。

“小伙子,你看你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嫂子听完,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寇大彪连忙把打好的饭端到了客厅的桌上,因为这个碗小,他两只手就拿起四个碗,等到嫂子将菜装盘,他也连忙将一个个菜端上桌。

清炒河虾,梅菜扣肉,西兰花炒肉片,玉米猪脚汤,今天的菜真是可谓无比丰盛。

寇大彪将最后一道菜红烧鲫鱼端到桌前,连忙又奔回厨房,“嫂子,您辛苦了,您先去吃饭。我把厨房收拾一下。”

“你也先出去吃饭吧,再晚要饿了。”嫂子关切地说道。

“收拾一下,几分钟的事,不耽误。”寇大彪自信地摆了摆手,他知道这也是他表现自己的机会,他要用最短的时间将厨房打扫得一尘不染,这也是在教导员面前证明自己的机会,他要让他们看看他这个二排的兵干活怎么样。

寇大彪拿起抹布,对着厨房灶台每个角落暴力地擦拭,确保每一处都光亮如新,擦完后,一遍遍将抹布过水洗干净拧干,整齐叠成豆腐块。简单拖了拖地,厨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他洗了洗手,连忙赶回桌前。

教导员一家三口和章雷正坐在桌前,小女孩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蓝猫三千问》。

“程锋,这个兵不错!干活很麻利!”嫂子在桌前也客气地夸起了寇大彪。

“啊?”教导员似乎有点诧异,停顿了一下,对寇大彪指示道:“快坐下吃饭,晚了菜都凉了。”

“是!”寇大彪坐到桌前,心里思索着什么,再好吃的菜,自己都不能主动去夹上,他必须先等他们吃完,自己再动筷子。

嫂子见寇大彪啃着白饭,连忙夹了两块梅菜扣肉放到寇大彪碗里,寇大彪连忙摆手,“谢谢嫂子,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章雷见状,也忍不住笑了,“嫂子让你吃,你就吃,别客气,都不是外人。”

等到一桌人饭菜吃得差不多了,嫂子吩咐女儿回房间写作业,又突然提议道:“厨房里正好有瓶汾河特曲,要不你们搞两杯喝喝?”

教导员看了看章雷,问道:“啊?怎么说?要不要搞一点?”

章雷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没问题,不要整太多就行了。”

寇大彪心中大惊,这些迪奥毛干部果然还是离不开酒这个东西,他看了看桌边的章雷,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情。

章雷见状,搂着寇大彪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不会让你多喝的。”

嫂子去厨房取来了那瓶汾河特曲,又拿来了三个杯子,她似乎默认一会儿寇大彪也要喝。

寇大彪心里有些打鼓,他并不喜欢喝酒,他没有去参加郭班长的庆功宴,而是在这里拍教导员的马屁,这让他心里又生出了惭愧之情。

嫂子打开酒瓶,正欲倒酒,寇大彪还愣在桌前,章雷见状立马用腿在桌下轻轻踢了寇大彪一脚,寇大彪回过神来,连忙夺过嫂子手里的酒瓶,“让我来,我来,嫂子你去一边休息。”

寇大彪倒满了三杯,但他心里已经明白,两杯白酒,自己肯定逃不掉了,要不要敬嫂子一杯,这个得看嫂子喝不喝酒。还好这杯子不大,一杯应该也没有一两,这让他心里稍微有了些底。

寇大彪举起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脑中开始组织逻辑,按照顺序,自然是教导员第一位,他两手作揖,恭恭敬敬地将酒杯对准教导员的方向,随即开口说道:“教导员,谢谢您对我的照顾,这杯我干了,您随意。”

这种狗屁的酒桌台词,寇大彪也只能临时照搬,教导员听罢,摆了摆手,“你坐下,我们随便喝喝,不用那么正式。”

寇大彪一听随便喝喝,立马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酒精的灼烧感刺痛着寇大彪的喉咙,但他似乎感到今天这个酒,明显要比他以前喝的那些白酒稍微顺滑了一些。

“呼哧……呃。”寇大彪呼出一口气,又打了个嗝。

“啊!你这个同志,真的要找事情啊!”教导员有些尴尬地说道,但他随后也一饮而尽,举起了见底的酒杯对大家示意。

章雷在桌下踢了踢寇大彪,眼神示意他看向一旁的嫂子。寇大彪心领神会,马上给自己倒满酒,笑着对嫂子说:“嫂子,我敬您一杯,谢谢您今天烧了一大桌子菜,这菜特别合我胃口。”

嫂子笑了笑,拿起了教导员刚才喝过的酒杯,寇大彪连忙也给嫂子倒了一点酒,他知道,嫂子肯定不能倒满,意思意思就行了。

“我先干了,嫂子你随意!”寇大彪深吸一口气,又马上干了这第二杯,他知道自己喝快酒还是可以的,必须早点喝完回去,再想办法去吐了。

嫂子见状,也笑着说道:“不客气,我酒量不行,那我就真的随意咯。”随后她也慢慢将杯中酒喝下。

寇大彪感到自己的脸颊已经有些发热发红,但他知道,指导员章雷这一杯,也肯定少不了。他微笑着看了看一边的章雷,似乎章雷也在等着他敬酒。

寇大彪又一次倒满了自己的酒杯,站起身,对着一边的章雷说道:“指导员,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以前我们可能有误会,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这杯酒就算向你赔罪!”

寇大彪说罢,又是一饮而尽,短时间内快饮三杯,虽然暂时只是喉咙和胃有些难受,但他知道,再过一会儿,后劲就要来了。

“过去的事,不提也罢,今后的日子,我们一起携手共进,为我们工化营,为我们防化连取得荣誉。”章雷豪爽地喝完酒,又来了一番慷慨陈词。

寇大彪觉得章雷有些矫情,但回想今天自己拍马屁的行为,他又觉得其实自己更恶心。他讨厌自己这样谄媚地当一个小人,但他似乎又很享受这种拍马屁成功的过程。他到底是堕落了,还是成熟了?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这都是互相利用,不得已而为之。

章雷最后又敬了教导员一杯酒,随后他看了看手上的表,严肃地说道:“等会还要看新闻,教导员,嫂子,要么今天就到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