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其他类型 > 重生将女:侯爷又被打啦 > 第155章 有心机但不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那夜游行队伍久久没有散去,秦宁让她们每个人都留下了姓名,让龙骧军护送回去,并告诉她们的家人,她们如今都是女帝的恩人,如若敢打骂羞辱便是对女帝不敬,看谁还敢如从前那般对待她们。

她们就是男女平等的第一批得利者。

因世家大族被连根拔起,朝中职位一下空缺,进朝殿试就成了史上中榜人数最多的一次。

状元不出意外就是杜允禾。

裴昭其实也有机会一争状元,但大抵是他手受了伤影响发挥,只得了个榜眼,探花之位是最让秦宁和谢长策头疼的。

直到圣旨来到淮楼,杜允禾和裴昭都还隐隐有些不可置信,最令人震惊的是身为探花的王芷清。

王芷清原本乖乖跪伏在最后面,听见自己名字还以为是幻觉迟迟不上来接旨,直到身边的人喊她名字。

“我?”

内侍有些不耐烦的道:“王姑娘快接旨吧。”

王芷清虽然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此情此景她若不接旨就是抗旨,于是跪着上前接过。

“谢主隆恩。”

内侍又说了些吉祥话祝福几位,正要走时王芷清忽然叫住他,将自己仅剩的银子塞进内侍手中。

“劳烦公公,我想见一见二位陛下。”

内侍掂量了一下手中银两,笑了一下:“探花娘子说这话就是折煞老奴了,奴才一定办到。”

御书房内,秦宁和谢长策坐在首位安静批阅奏折,王芷清跪在中央不敢抬起头,却也捉摸不透两人的意思。

直到谢长策忽然放下自己这边最后一本奏折,长舒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王芷清,像是才想起来似的,问道:“你跪在这里作甚?”

秦宁立即接话:“若是想为王氏求情那就回去吧,若非大赦天下,那些世家大族的命早已不保,如今只是他们逐出长安贬为庶人家产抄没你还有不满吗?”

王芷清轻轻摇头,头低的更下去:“回陛下,就是因为如此,罪人王芷清不敢承恩。”

秦宁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来,谢长策也睁大眼看去。

他自小与王芷清相熟,从前只觉得王芷清就跟鹦鹉一样叽叽喳喳不停跟在他身后,就算他说要打她也不跑,却忽略了此人的胆量不小。

“王芷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想让朕收回成命?好大的胆子。”

王芷清整个头紧紧贴在地面,语气哽咽:“我乃罪臣之女,怎堪探花之名?还请二位陛下另寻她人为探花,莫要让罪人辱没了探花之名。”

秦宁深吸了一口气,谢长策小心看过去,只见她脸色奇差。

他赶忙蹙眉:“君无戏言!你当圣旨是什么?”

秦宁忽然起身走到王芷清面前,脚下便是王芷清的头,王芷清真切听到一声叹息,然后就被一双手给拉了起来。

王芷清诧异的抬起头来,秦宁亲手为她拂去泪水。

“从前那个能为了心上人肆意的大小姐去哪儿了?”

王芷清心虚偏过头:“从前不懂事,得罪陛下,还请陛下...”

“朕并非在责怪你,而是惋惜。”秦宁微微皱起眉:“从前那般活泼跳脱只因为你是户部尚书之女吗?可你面对公主和灵均时也并未可怜自卑过,那时的你只因自己而骄傲,如今你凭自己的学识成了探花娘子,怎么就开始在意自己的身世?”

王芷清喉头哽咽,摇头:“陛下,不一样的,我是罪臣之女,他们会拿我来指责您的。”

秦宁笑了一下:“那就更不用在意,论起罪臣之女,朕甚至是虞言庭的女儿,是秦家的女儿,如今你口中的他们能奈我何?”

“若自己把自己看低了谁会真的看高你?如今男女还做不到平等,你只有比他们做的更好,站得更高,可到那时你何必把他们放在眼中呢?”

王芷清眼神复杂的看了秦宁好一会儿。

她看不懂秦宁,但突然懂了谢长策为何那么喜欢她了,她好完美。

在她得势的时候应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拉入泥泞之中,可她非但没有,还救了她,给了她一条最好的路。

眼角落下一滴泪皱紧眉头:“陛下...我真的可以吗?您...您真的不罚我吗?”

秦宁爽朗笑出声,回头看了一眼谢长策道:“怪不得你说你从前觉得她烦,却不讨厌她。”

谢长策耸耸肩:“她那点心机落在那群狼窝里不知道还能不能剩点肉。”

秦宁没说话只是走回桌案上取出早就写好的圣旨递给王芷清,后者赶忙跪地接过,在秦宁期待的眼眸中展开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学乃立国之本,礼部开设学院,广招学子,男女不设限,使天下学子皆能受教,为国效力,特命探花王芷清为六品国子监司业,掌管国子监事务,实行男女共学。”

王芷清张大眼睛猛的抬头看向二人,本来还十分心虚,可在看到二人信任的眼眸,又想起秦宁说的那些话。

她正色将圣旨举过头顶:“臣领旨!”

王芷清走时脸上还带着浅浅笑意,离宫前还特意去了一趟虞灵均那儿,似乎是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圣旨,气的虞灵均连晚饭都没留她吃。

然后连夜跑来找秦宁,谢长策衣服都脱了却被迫穿上,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媳妇被虞灵均拉走,气的想踹花架又想起这花是秦宁喜欢的,于是只能拳打空气脚踢地面。

翌日一早,殿试三甲上朝受嘉奖,等到状元郎游街结束三人穿着威风官服头戴官帽身披披红,昂首挺胸走进殿中。

面对那些老臣的打量和轻视,三人目不斜视,虽心中不安,却只是对自己以后能否作为好官而胆怯。

谢长策高声道:“着令,榜眼裴昭为六品大理寺寺丞。”

“谢主隆恩!”

“状元杜允禾为翰林院编修,修撰国史起草诏书。”

杜允禾愣住,其余人等也面面相觑不可置信,虽然榜眼和探花都是六品官,翰林院编修只是区区七品官,可众人皆知翰林院编修是个什么职位。

翌国历代宰相皆出自于翰林院编修,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她压制住激动跪地磕头:“谢主隆恩!”

秦宁轻轻开口:“三位乃是今次科考前三甲,是翌国未来之栋梁,还望诸位莫要叫朕失望。”

“臣等定不负圣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