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其他类型 > 小道姑爆红刺杀综艺,娱乐圈封神 > 第104章 永远是你的后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萤火点点中,慕之遥转头看着她。

慕之遥清冷的声音融在晚风中,“等这次节目结束后,你想去看看他吗?与其说我们世代守护你,其实是你赋予了我们每一代慕家家主团结和神圣意义的天命!”

白色月光洒在时雨身上,给她披了层银白。

“好。”

慕之遥笑了,如春水漾开。

“他一定会很开心。”

飞鸿阵营那边就不开心了,此刻所有人集合在一起商议对策,复盘今日的失败经验。

各个明星嘉宾各抒己见。

“总体来说,我们还是太冲动!”

“还有轻信慕之遥,谁会想到,他竟然不计前嫌站在时雨师姐他们那边,一起对付我们!真是可恨!”

“我们今天损失惨重,后面要保存实力了!”

他们打定主意,先苟到任务发布,获得奖励更换号码。

夜已深了,任飞鸿还没有歇息,独自坐在营地前沉思。

苏清麦看出他有心事,坐到他身边温声安慰。

“飞鸿前辈,不是你的错,无须自责!”

任飞鸿转头看着她,郑重说:“清麦,明天我想单独行动一次,试图解除眼下困境,虽然有些冒险,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如果我被淘汰了,阵营的队员们就交给你了!”

苏清麦想劝他别冲动,可是她跟他相处这么久,她明白他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动摇。

而且,她也相信他的实力!

“飞鸿前辈,万事小心!”

“我知道,你也是!”

次日一早,任飞鸿就早早离开了,他直接去了刺客阵营的扎营地。

刺客们正在做简单早饭,看见远远的任飞鸿骑着骡子过来,以为他这么早就要发动进攻,赶紧严阵以待,敲锅砸碗提醒大家。

“不好了!任飞鸿前辈来了!”

“任飞鸿前辈来了!”

“任飞鸿前辈来了!”

时雨他们正在洗漱,听见了赶紧跑出来。

谢彦甚至还一口白沫,正在刷牙都没来得及刷完。

“飞鸿前辈,不是吧?!发动攻击也在乎这一点半点早晨的时间。”

小朱更是小嘴啐了毒,“飞鸿前辈,这么早就着急来送人头了?”

任飞鸿瞪了她一眼,把骡子的绳子栓好,直接走了他们营地。

“我来找你们时雨丫头,单独聊聊!”

时雨正思忖着他打的什么主意。

小朱倒是先她一步说:“哇~飞鸿前辈,你算盘珠子都快蹦我们脸上了……”

时雨倒是坦荡,“好啊!那就聊聊!飞鸿前辈,我们去散散步。”

他们一起走到营地外的桃花林中,立在一颗桃花树旁才停下。

时雨开口,“飞鸿前辈,有何指教,不妨直说!”

任飞鸿看了看周围环境,又喵了一眼时雨手腕间的银铃。

“时雨丫头,虽然你们现在跟慕之遥联手合作,但是你知道他是真心的吗?”

“昨晚,慕之遥才去找过我,说要跟我联手对付你们,你说他是不是不安好心?”

“他是想挑起我们之间的战斗,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不如我们两个联手,至少我们是老对手了,彼此都更加了解……”

任飞鸿说着说着,就朝时雨身边走过去。

就在他已经很接近时雨的时候,忽然他就伸出手去,朝着时雨的手腕银铃。

时雨连忙躲避,下一刻他继续发动了攻击。

任飞鸿就是早就知道时雨的身份号,是小号码,所以才敢屡次向她发出攻击。

忽然,从树下落下一个墨色身影,清冷的声音响起,“飞鸿前辈,我昨晚可没有去找过你!你确定去找你的人,是我吗?”

他一把将时雨拉到自己身后躲开。

是慕之遥!

他们刚刚的话,他都听见了!

原来,任飞鸿就是奔着淘汰时雨来的!

此时他见慕之遥依然帮她,直接动手开抢时雨的手腕银铃,时雨灵活躲避。

慕之遥挡在她面前,趁着任飞鸿攻击时雨的间隙,一把撕掉他的手臂名牌。

导演组工作人员朗声提醒,“任飞鸿被慕之遥淘汰,任飞鸿阵营减少一名!”

任飞鸿叹息一声,他想为阵营做点事,争取一些时间,结果还是没有做到!

他遗憾离场!

但是依旧壮志满满!

“没关系,时雨丫头,我去跟我们老方作伴了,期待下次再跟你交手!我就不相信,我一次都不能赢!”

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带着他离场了。

任飞鸿阵营的明星嘉宾队员们刚起来,正在迷蒙中,就听见导演组发的提醒信息。

他们还以为是在梦中。

“真假?!我怎么一醒来,就看见我们飞鸿前辈被淘汰了?!”

“发生了什么?飞鸿前辈是在梦中去找刺客打架了?!还打输了?!”

“原以为昨晚就已经是晴天霹雳了,想着睡一觉起来会好点呢!结果,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任飞鸿他们离开后,时雨和慕之遥也往营地走去。

时雨开口,“你刚刚怎么会在树上?”

“我猜飞鸿前辈经过昨晚的打击,可能会采取措施,所以不放心,还是跟了过来。”

此时,时雨才忽然发现,刚刚在他们打斗过程中,慕之遥的手背不知何时被划伤了。

回到营地,她拿来药箱帮他处理伤口。

慕之遥看着时雨手臂内侧那道浅浅疤痕,问:“你的这个疤痕为什么去不掉?”

时雨:“我小的时候跟一只鸟抢东西吃,被那只鸟抓伤的,愈合后就一直都在了。”

慕之遥疑惑,“为什么会跟鸟抢吃的?”

时雨给他消毒的手顿了顿,才说:“我无父无母,从记事起就是孤儿乞丐,不仅跟鸟抢吃的,还跟野狗抢,野猪抢……居无定所,漂泊无依,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家人。”

慕之遥眸色深深,笃定说道:“慕家,永远是你的后盾,是你的家。”

时雨抬眼看他,“我不同于寻常人,你不怕我吗?”

“我从小被当做家主培养,从小我就知道自己将来的使命,除了发扬光大家族,还有守护一个人!我从小就看着你的画像长大,你在我心中,不仅仅是一个寻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