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拾2006 > 第820章 研讨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研讨会如期举行,地点位于总装大楼。

周岩手头的车没有通行证,只能早早地起床,在导师家蹭了早饭,再蹭车前往。

到了地方,周岩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天下谁人不识君”,到处都有熟人跟老师打招呼。

会议室里,提前赶到的其他人,见到刘一鸣,全都站了起来。

“老刘!”

“刘老……”

“老刘,这就是你的得意弟子周岩吧?”

“不敢当……”

在军事重地,只是稍微寒暄了一下大家就齐齐坐下。

没多会儿,空军和总装的人陆陆续续进入会议室。

会议还没开始,先签保密协议,之后才进入正题。

“今天请大家过来,是因为关于六代机的关键技术,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上边的领导,想借着这次机会,探讨一下六代机的技术标准,商讨一下还有哪些技术需要攻坚。

沈飞的于总,你先聊一下吧……”

“我个人觉得,六代机,最起码得比五代机先进,五代机有的,六代机都得有,而且还得更先进。

比如已经有眉目的可变循环自适应涡扇发动机,这玩意儿,不仅可以实现超音速巡航,还可以让飞机具备良好的燃油经济性,扩大作战半径。

其次,六代机能够跟眼下已经日趋成熟无人机组网。

还有一点,气动外形,也要比五代机更卓越,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可变循环的自适应涡扇发动机……”

离沈霍伊不远的成洛马的高管们,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还真让周岩给不幸言中了。

沈霍伊抛砖,成洛马的同志们,自然得续上玉石。

“刚才于总讲得不错,个人再发表一点小的见解。

跟无人机组网,传控、火控和数据链才是关键,再配合大功率的相控阵雷达,战斗机的作战效能才会更高……”

其他几家航空系统的公司高管,一看两家杠上了,都没敢开口,生怕溅一身血,或者是被两家同时针对。

而主持会议的“一花”也看出了两家在别苗头,眉头紧锁,想了想,将目光投向了刘一鸣。

“刘总,你怎么看?”

“首长,我只是做发动机的,我只谈自己熟悉的东西。

可变循环自适应涡扇发动机,目前已经完成了基础理论构建,物理模型也已经通过实验验证了。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根据模型,进行初步设计……

根据个人研究,跟眼下的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想比,可变循环发动机发动机在可变截面附近的材料强度要求更高。

而且要求风扇的外径,不低于1500毫米。否则,会影响发动机外涵道流量变化时的整体效率。

还有一点就是,可变循环发动机,如果能跟可动后掠或者前掠翼配合,能后最大限度地发挥效能……”

坐在导师身旁的周岩,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生怕“老师喊自己回答问题”。

可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周总,可变循环自适应涡扇发动机,基础的理论框架来自于你这边,对于六代机,你有什么看法?”

已经被点到了,周岩也没办法再逃避。

“漂亮国的F-22,起源于1986年的AtF计划,设计之处,就要求指标对前熊的米格-29和苏-27形成代差。

后来,再项目过程中,不断修改,才演变成所谓的4S。

但时至今日,F-22在某些关键的数据上,也没对苏-27形成代差优势……”

听到这里,在场的很多人若有所思地盯着周岩。

“而且,实际上,眼下的F-22离预期的设计目标,也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最近几年,出现了一个木桶理论,说的是一个木桶,能盛多少水,取决于组成木桶的最短的那块木板。

F-22的单机作战能力毋庸置疑,可要是放到大规模空战呢?

如果上一代的敌机,有预警机配合,或者是电子系统优越,而且数量,是F-22机群的四倍,乃至六倍以上呢?”

周岩之所以提四倍、六倍,是因为F-22的载弹量就是中距四枚,近距两枚,敌机数量再多一些,就能把F-22给堆死了……

“还有一个问题,F-22战斗机本身对同期战斗机能形成代差,可他的火力,未能形成代差……”

“比如呢?”主持会议的少将笑着问。

“给我们的歼-11配备四枚高级一点的诱饵弹,把F-22的弹仓清空了,接下来,就算是五代机,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

在场的成洛马的高层,背后被吓出一身冷汗来,之后,就是庆幸了:幸亏大家都签了保密协议。

“周总,你继续……”

“咱们仔细研究一下F-22就会发现,这玩意儿算不上进攻的矛,顶多也就是把能够偷袭的匕首。而且,F-22更适合参与不对称的局部战争,而非大国冲突。

所以,个人觉得,这个六代机,最起码在火力方面,能对F-22形成优势。”

事实上,关于六代机和五代机的火力对抗,周岩有两个思路:一是用诱饵弹,消耗五代机的弹仓;其二,用机载导弹反导。

只不过,用机载导弹反导,需要导弹高速机动,弹体就需要做得很大,虽然可以使用高能推进剂缩小弹体,可这样一来,作为消耗品的空空导弹,成本就上去了……

不过,既然问题已经抛出去了,周岩就懒得再动脑子了:军工体系那么多天才,有没有自己参与,都不影响大局。

“我有一个问题,”少将看着刘一鸣,“刘总,如果要求变循环发动机的推力达到180千牛,推重比十以上,大概多久能造出来原型机或者说是技术验证机?”

刘一鸣回头看了看周岩。

“最多两年,如果需要,时间可以压缩……”

“哦,这么说,青岩已经有成熟的方案了?”少将喜出望外。

“可以这么说……”

周岩话一出口,在场很多研究航发动力的专家,脸色都变了,齐齐将探究的目光投向刘一鸣。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周岩这边说两年,问题不大……”

“周总,我记得你们青岩,貌似在搞无人机的研发吧,进展如何……”少将似乎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过两个月,长航程无人机试飞,”周岩微微自得,“年底,一吨载荷的无人机能完成试飞。”

“哦,”少将点了点头,继续开展其他话题……

上午研讨会,只是大概圈定了一下技术单位。

可到了下午,总装的人参照五代机的性能参数,对六代机的性能参数进行对比性的标定。

大致空重、作战半径、续航里程、数据链传输速度……

第二天,数据标定全面结束,而周岩也长长地松了口气:数据全都在自己预估的范围之内……